一生人的甘苦談

口述/李金蘭 紀錄/黃多加 打從娘胎出生,父親見我常常流鼻涕,所以取了個綽號「流鼻麻」,(客語稱女生為「麻」)。小時後在錦山的生活除了作農家事務,養雞鋤草,挑豬屎澆菜園,有時還得山上扛木材到山下變賣,直到20出頭嫁人。 幸福的婚姻很短暫,連續生下三個孩子之後,家中經濟拮据,為了生活,先生原本在採礦場工作,轉行作水泥工。而我每天也不得悠閒,做不完的農事讓我無暇照顧小孩,往往工作回到家,三個小孩己在地上躺平了。...

馬武督的由來

口述/張清志 紀錄/黃多加 傳說中的原住民究竟是怎麼來的呢? 頂著泰雅族的傳統帽,時刻在想證實泰雅族人是否真從石頭蹦出來,為了一探究竟,我親自到南投泰雅族馬里罷系統(今南投仁愛鄉力行村)證實這個傳說。抵達在一甲多的遼闊平原,當我看見一個好大石頭被分為兩半,我就相信泰雅族人是真的從石頭蹦出來。...

一個老礦工的故事

口述/黃日光 紀錄/黃多加 還沒死就先埋,我說這句話是道出礦工最無奈的悲情心聲。我的年輕歲月幾乎全都在礦坑裡面度過,從一天50元工資到2000元,可以看到時代的變遷和礦場的興衰。三十年的挖礦生涯,我看盡許多礦工在礦坑裡的意外導致有很多家庭一瞬間就面臨了生離死別,有些人早上還健康出們工作,下一刻就傳來被抬著出礦坑了,因此,還有這麼一說,「入坑,命是土地公的;出了坑,命才是自己的」。...

老頭擺的錦山里

口述/劉慶雲 紀錄/黃多加 我是一輩子都住在錦山裡生活的老人,那段悠悠的歲月,在繁華中仍有五、六百戶,大家有水田種稻米,有梯田就有茶園,還有土地可以種植蔬菜、香菇、水果,當然山林中也有富饒的農作物和竹子等等。 現在,我回想農業社會老頭擺的錦山,赤腳遍行各處都可以看見青山綠水昂然下辛勤的錦山人,可以隨手大聲與正在務農的人打招呼,互相寒喧中蘊藏著那份親切自然,甚至連左鄰右舍的孩子也喊得出名字,就連誰家發生什麼事情,大家一定齊心幫忙,出於真誠的守望相助的情感,在錦山表現得一覽無遺。...

一群猴子的故事

口述/戴正河 紀錄/黃多加 「猴子的尾巴在後,人的手在前。」我今天要講一群猴子的故事來隱喻人生的信念和價值觀,因為大自然的生存法則很奇妙,可以透過不同的事物變化,而進入心靈層面成為一個自我醒思的做人道理。...

貴華叔的人生

口述/張貴華 紀錄/黃多加 人生就是人和人好,鬼和鬼好。我想先來說一個故事─「結拜三兄弟」。老大是個有錢卻愛計較,老二沒錢很慷慨,有一天早晨老三到老大家作客,有著這麼一席對話。 小老弟:「我肚子餓了,您的雞養得真肥,咱們就殺來當佳餚吧!」 老大哥:「黃昏不殺雞。」 小老弟:「那麼撈幾條您池塘的魚當晚餐如何?」 老大哥:「半夜不下池。」 就這樣小老弟餓著肚子走去找老二,老二風聞小老弟來寒舍,馬上在門口笑臉迎人,又得知小老弟尚未飽食,隨即端上家裡所有的食物,雖然只是粗茶淡飯,但小老弟己感受到自己像貴賓被盛情款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