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興村的由來

口述/劉信鳳 紀錄/陳珮淇 我今天要講的故事是福興村的由來,首先要介紹福興村的位置,東邊是尖石鄉、西邊是沙坑村,南邊是力行村、北邊是關西鎮。山多田少。從前舊名八十份馬福,日本時代八十份和馬福合稱「八十份保」,所謂保正就是現在人說的村長。當時的保正是溫安榮先生,民國三十四年光復後這裡就改叫福興村。...

老頭擺的台三線與福興村

口述/王永財 紀錄/陳珮淇 我是王永財,從小看守牛到大。 民國五十年代的台三線還沒鋪柏油,整路是碎石、黃泥,太平地做醮的時候從光州去敬拜的民眾全都弄得一身泥濘。 日據時代有位保正阿榮伯奉公(遵照日本政府的命令)開闢道路(福興村對外聯通道),日據時代人民的生活很可憐,吃的米要靠配給,奉公也沒有錢可以領。後來路開進來了,保正的兒子常常騎著一匹馬在路上飆。...

兒時回憶

口述/葉雲輝 紀錄/陳珮淇 小時候八歲要入學的時候沒鞋可以穿,爸爸很疼我,特地買了一雙鞋給我,但鞋子足足有一尺長的鞋,但我的腳當時才兩寸長,小腳穿不了大鞋,我問爸爸為什麼買那麼大的鞋給我穿?爸爸說:你會長大啊,鞋子那麼貴,買大一點可以穿久一點,先塞一些碎布在鞋頭裡面就可以穿了。結果我塞了碎布後鞋頭往下垂根本不能穿,索性把鞋子放在倉庫裡不穿,其實我從小沒鞋穿習慣了,腳皮跟牛皮一樣後,走在碎石路上啪答啪答的跟牛蹄差不多,我的很擅長走碎石路。後來想到要去找那雙新鞋來穿卻早就不能穿了,因為我已經長大了,鞋子太小了。...

吳清波的一生

口述/吳清波 紀錄/陳珮淇 我二十三歲才開始務農,在那之前從沒拿過鋤頭,印象很深的是當時有一位溫先生一直笑我,因為爸爸叫我去我家後面挖作物,早上七、八點出門工作到中午還沒回家,到了下午三、四點才挖回家,算是很厲害了啦,還不到一天呢! 從小不曾放牛或做過什麼粗重工作,我有六個兄弟,我排行老三,我爸偏偏要強留我在家裡,我是關西農校和台北工業學校畢業,土木科,我大哥也是關西農校畢業的,我二哥在桃園稅捐處工作,老四在台中稅捐處,爸爸唯獨勉強我接下家中務農的工作,我只好含著眼淚強迫自己學習。 我很重原則,不拜託別人幫忙也從不替人擔保。...

福興村的人事地物

口述/黃添丁 紀錄/陳珮淇 我要說的故事分四個方向,人事地物。 六十年前這裡有六位代表、八位村長,四年一任,八位村長一共在任三十二年,我們現在聚會的活動中心、土地公廟、橋梁建設以及興建水倉讓地方上的水源穩定供應等等多虧了當年一位王標發村長的努力,他是一個很認真做事的人,可惜就在他非常用心為地方做事的那些年卻發生一件震驚全台灣的不幸案件-他被綁架謀殺了。 人才不長留,我們非常痛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