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庄子老故事談

口述/張良正 紀錄/陳珮淇   民國五十二年時我大約十四、五歲,只要颱風過後大水一退大人就會帶著我們去河邊搬石頭壓漂流木,那時整個河面佈滿了漂流木,大家都是一大早天還沒亮就去,有一回模模糊糊看到疑似鱸鰻大家很高興,等天亮時一看才發現竟然是人的大腿,原來是原住民淹死後屍體隨著大水沖刷只留下大腿擱淺在河岸邊。...

唱山歌-說新庄子的舊事

口述/鄒招妹 紀錄/陳珮淇     大家好,從前我爺爺說要聽老人言才不會賠大錢,我從前未嫁時不曾種過菜,嫁來後才開始學,我那時不知道怎麼割韭菜。我生了五個小孩,白天沒時間休息,我來拜土地公時在旁邊趴著打瞌睡休息,我奶奶剛好來這裡看到就把我拿來拜神的豬肉偷偷拿走,我醒來後看到祭品少了一塊肉很緊張還以為被野狗叼走了。...

新庄子舊事

口述/張月英 紀錄/陳珮淇   我是講四縣的頭份人,家裡生活很清苦,人家做媒介紹所以嫁過來,好不容易熬到孩子們都長大可以自力更生了,不用我們這些老一輩的擔心,很高興今天有這樣的機會和大家一起學習,感謝理事長給我們機會。 我先生原本是礦工,後來改行當建築工人。那時他在台北工作我就跟著去台北住一年。建築工一直做到民國七十一年他才換到一家公司當工友。 我先生當礦工的時候住在橫山馬福村,那時我還沒嫁給他,我嫁給他後就和他去台北學做建築工。...

日本歌-南洋當兵記

口述/曾錦美 紀錄/陳珮淇   大家好,今天很高興能和大家見面,我二十歲時被調到南寮訓練一個月,然後調到台中訓練三個月。訓練結束後就被調到海外去,光搭船就花了二十多天時間,幸好我不會暈船,背包裝備很重得自己揹著,我們是奉公團,去日本當助手的,沒有配槍。有一次空襲眼睜睜看到砲彈下來了,那時是白天,我們趕緊躲到防空壕裡,有的士兵沒注意砲彈下來的位置,明明就站在防空壕旁邊卻還是被炸爛了半邊肩胛骨。那時被炸死的小兵可多了,砲彈炸出來的坑洞大得像池塘,整卡車的屍體載去那裏掩埋,說起來也真是很可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