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家人養豬趣事

口述/邱美妹 紀錄/陳珮淇   大家早,我住在東光里,從前我們家也有養豬,從前有一家人只有寡婦孤女, 我家有六個姊妹,沒有兒子,姐姐們都出嫁只剩我,什麼事情都要做,我家的菜園很大,不僅要挑水還要拔草,還有養豬、餵小豬,那時光是挑水來回就要兩小時。 那時我家種的養豬菜很多,我奶奶就叫我挑去賣,生意還不錯,後來我就不怕了,常常叫奶奶採豬菜給我挑去賣。...

上古的故事

口述/楊煥彩 紀錄/陳珮淇   新竹縣陶社詞會有許多本地的耆老都是其中成員,從前新竹有三個詩社,新竹、湖口各一個,另一個在關西。現在僅存我們關西這一個,所以就改名新竹縣陶社詞會。...

十一鄰伯公

  口述/葉國治 紀錄/陳珮淇   現在在土地公旁邊的這棵榕樹是在納莉颱風摧毀原本的榕樹後重新栽種的,原本那棵榕樹有一百多年的歷史。...

千鶴茶

  口述/范揚清 紀錄/陳珮淇   大家好,我是社區總幹事范揚清。 今天要說的故事是關於我們社區自製的紅茶-千鶴茶。大家應該都有喝過吧?看到大家的笑容應該是覺得我們的茶很好喝。我們的在地茶是出自於農村再生計畫,進行到第三階段的時候要推出社區產業,所以理事長和許多長輩們就決定要生產在地茶。 荒廢多年的茶園裡只有乾枯的茶頭沒有茶樹,志工們用機具把枯茶頭通通剃成三分頭並用心除草整頓、慢慢培養才讓茶園恢復生機並開始有茶葉產出,這時...

早產兒

  口述/葉明璋 紀錄/陳珮淇   在此首先向各位伯母、嬸娘致敬,感念母愛的偉大。每一位能存活下來的早產兒都是因此而來。我的名字叫明璋,但家人總叫我「樹頭」,我一直覺得很奇怪但直到高中時才問奶奶為什麼這樣叫?伯父又叫我「大水樵」(註一),阿姨和表哥們卻老說我是從石頭裡蹦出來的。...

會找路回家的伯公

  口述/游興財 紀錄/陳珮淇   民國七十年初大家樂風行的時候常有人來求明牌,到現在還有人來求明牌,可見我們的土地公很靈驗,顯伯公的名號是我在做農村再生計畫的時候提出來的,我們的石頭伯公重量不只三十斤,伯公廟前面的深潭大家都稱伯公潭,從前我們的石頭伯公一度失竊並失蹤,有一次正好我們的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范揚清先生在伯公潭洗腳的時候踢到才發現原來石頭伯公在潭裡。  ...

從前的才女與才郎/扒灰老牛

  口述/劉興標 紀錄/陳珮淇   從前有一個地方沒有橋,當地有一個才子每天早上都會涉水而過,有一個頗有才情的女子也是每天早上都會在河邊洗衣。有一天這個女子就突然對才子說道:『上京哥上京郎,一身赤肉你不顧,雙手只掩那條腸。』 才子為了渡河都會把長褲脫掉搭在肩上以免弄濕,所以那女子才會作詩調侃。才子抵達對岸後也做了詩應對,他說:『洗衫姐洗衫娘,十指尖尖洗衣裳,兩年之後狀元返,借你的鍋鼎炒豬腸。』...

東光老地名

  口述/彭德忠 紀錄/陳珮淇   我要說的故事從粗坑開始,還有關於十六張的地名由來,我聽說原本是有十六個人共同開墾,後來他們選出一個領頭人,這些老故事現在只有一位徐老先生 最清楚,以前中豐路還沒開發時路口那裏有一間老店,加油站那一帶是田地,後來東光那一帶才蓋了一間學校。 現在大家口中的東光橋從前叫暗潭橋,那時我們這邊的曾先生和新富里的居民打官司,因為新富里的人說那橋應該叫新富里橋,我們這邊的人認為要叫暗潭橋,經過長久的協調後才說定就叫暗潭橋,當時的橋面鋪的是木板,走在上面會發出乒乒乓乓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