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生命經驗

口述/李金龍 紀錄/陳珮淇 我記得大山背那邊有流傳說有女兒不要嫁到大山背,南昌不一樣,從前日據時代有原住民出草殺人,我住的地方附近有一尊土地公很靈驗,第一次原住民出草的時候被大蛇攔路所以只好回頭,第二次要殺李姓一家,他們出草那天晚上正好碰到因為下大雨而在李家借住的巡守隊(日據時代編制),巡守隊開槍趕跑出草的原住民,他們有人中槍只好揹著受傷的人趕快要回去,結果南昌人很團結反過來制伏他們。後來原住民就不再到南昌來出草。...

南昌里的建設歷程

口述/范錦杞 紀錄/陳珮淇 我稍微來說一下南昌這裡的建設歷程,以前南昌有十二鄰,三大區塊,這一區最多人住,一共有七十多戶,這裡的橋最長共有八片,一片大約三丈,每年都要重鋪,如果遇大水還要重鋪好幾次。四鄰、五鄰那邊還有一座橋,上去七鄰、八鄰、九鄰那邊又有一座橋,南昌的交通算是很順暢,但就是住戶太分散了所以才需要三座橋,每年要維護兩、三次真的是不簡單。...

南昌的歷史文化與山歌

口述/陳進斗 紀錄/陳珮淇 記得我年輕的時候我爸爸有請了二十多位的採茶姑娘,我們的生活就是採茶、伐木、運送木頭、挑煤炭、採橘子、挑橘子,這些都是當時的工作,大家都是一邊工作一邊唱歌,有一首山歌這樣唱-上坡要上到頂,下坡要下到平,交往要找有情人,半途而廢不會比較好。大家都用山歌來做文化交流,在當時是相當不錯的一種文化生活。但不是所有山歌歌詞都很文雅,也有比較粗俗的像是-女孩頭低低,心中暗戀我,當面不敢對我講,背後偷偷思念我。我知道的山歌還有很多,但今天簡單介紹一些。...

兒時回憶與客家人的拜神方式

口述/鄭俊平 紀錄/陳珮淇 我要說我小時候的事情。以前我們這代的人很可憐,所有鹹酸苦辣都嚐過,年輕的時候很苦,幸好現在老了能享福,也算是命還不錯。 小時候差不多十歲左右就跟爸爸去運竹子,爸爸拖四把,我拖兩枝,照樣跟著做。我們這一輩的人比起爸爸那一代可以說是命很好了。以前爸爸從小做到老了駝背了還要做,我覺得我們這一輩的生活好到沒什麼可以嫌棄的了。 (主持人:故事太短了,比迷你裙還短。)...

移居南昌村

口述/黃惠珠 紀錄/陳珮淇 我是客家人,但從小住在閩南村,所以一直不會講客家話。 剛剛聽過長輩們的演講我有一個感覺,我跟我先生非常幸運也非常幸福能夠住在南昌村,這裡真的太棒了,我來分享一下我們是怎麼來到南昌村。 退休以後我們希望住在山上好山好水的環境,我們找地找了三年,從台北三峽一路找到南昌村,夠遠吧?各位來猜猜看我一共找了幾塊地?猜對有獎,送一本我寫的書。大家的答案都不對,我們三年一共看了五十塊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