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安古時候

口述/范光旺 紀錄/陳珮淇 我民國三十八年出生屬牛,常常有人說沒見過我這麼辛勤又耐操的牛,我想這應該是天性吧。很高興這邊能夠興建一個茶寮,既能休息也能辦活動。當初建造的時候我也有參與,周邊堆砌的石頭就是我去河邊一個個挑選後搬運過來的,屋頂的茅草也是找了好多地方才湊齊的,那時理事長拜託我幫忙所以我就盡力達成。 以前我就在這附近的幼稚園上學,那時生活不好,我們會去教堂跟著禱告後,領麵粉、玉米、奶粉等補助品給一位鍾老師和一位張老師。...

我的艱苦人生

口述/范曾秀蘭 紀錄/陳珮淇 我在花蓮出生,我父母都是關西人,九歲才搬回來住進曾家宗祠。記得大約是農曆五月初六或初七的時候回來的,過年前我媽把牲禮準備好、年糕也蒸好才請牛車載運家當搬到吳家那一帶,那一年就搬了兩次家。我們現在辦活動的這個場地從前是好幾間房子,有一位奎伯(音譯)住這附近,我最小的妹妹過繼到他家。...

水母娘的故事

口述/魏阿旺 紀錄/陳珮淇 我要說的故事在座絕大多數的人都不知道。牛欄河這條道路我念小學二年級的時候還有輕便車通行,三年級時就沒有了,起因是那時關西庄要開闢道路,因為台灣總督要來視察,他姓長谷川(註一)。 從前沒有推土機、怪手等重工具,開路都要靠人工,我六年級的時候和我父親被分配到開闢水倉那一帶的道路,每天都要去。總督要來視察那一天大家早早就在路面上潑水抑制揚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