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販家族

口述/彭真藏

紀錄/陳珮淇

 

大家好,我父親是牛販,我有十個兄弟姊妹,六個男孩四個女孩,人口多食衣住行花費很高,父母很辛苦,從前的人只能耕種沒有其他財源。我從前讀書時要走很長一段石頭路,從這裡走到上坪要一個多小時,那時全線都是石子路,坑坑巴巴很難走。每天出門上學時父母都會交代放學後要馬上回家放牛,我哥哥們年紀比我大要負責的田事比較多,我年紀小就負責放牛吃草,天黑帶著牛回家就可以了。我爸的個性忠實正直,無論是對待家人或牛,在他能力所及的範圍內一律平等不會虧待,等我們稍大以後我爸開始做牛販,養的牛漸漸一條條賣出去,年底時總算多一點進帳可以維持生活,我很怕放牛,老是要找地方給牛吃草,不然就要割草回家餵牛,尤其是雨天還要想辦法張羅牛的糧食。

我爸後來生意做大連中南部都會來買牛,有一年中南部遭遇八七水災不只田毀了連牛都被沖走了,那裏的牛販找到我家來買牛回去育種,當時政府有補助受災的農民買牛,那時南部的閩南人都是帶現金來買牛,因為我們這裡習慣收現金,一開始他們帶著支票來被拒絕幾次後都會改帶現金來買牛,他們最喜歡已經懷孕的母牛,這樣稱為「一組」,談好價格以後全部用現金付款,當天晚上就會請車把牛運走。這項工作不只為我們增加收入,我爸爸也做得很有興趣。

漸漸的我爸一個人忙不過來就另找了兩個合夥人,不只能增加人力也能增加周轉資金,牛隻販售的量也愈來愈多,當時還有賣到新城,我曾經多次牽牛到那裏去交貨,從軟橋借道北埔抵達新城,一早出門把牛送到新城已經下午一點多,不只人餓了連牛也餓了,買家也都是牛販,他們來我家買牛的時候也會在我家吃午餐,知道我們家境不太好,我送牛過去的時候他們都會煮肉加菜請我一起用餐。那時車班少,吃飽飯大約兩點就要趕快坐車回新竹再轉車,回到竹東就已經天黑了,如果沒搭到那班車而是更晚的車次回到新竹就沒有轉回竹東的車了。

我的兄弟姊妹們各自婚嫁後我爸就說他想退下來休息幾年,那時他六十五、六歲了,可惜他退休後身體反而不好時常出入醫院,那時醫療水準沒有那麼好,他反覆中風後導致行動不便。我寫了一首山歌感念父母親恩。

歌詞:

我爸自小住鄉間,勤儉辛苦來耕田,養育恩情未得報,爺娘已經做神仙。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1 × 一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