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鶴茶

 

口述/范揚清

紀錄/陳珮淇

 

大家好,我是社區總幹事范揚清。

今天要說的故事是關於我們社區自製的紅茶-千鶴茶。大家應該都有喝過吧?看到大家的笑容應該是覺得我們的茶很好喝。我們的在地茶是出自於農村再生計畫,進行到第三階段的時候要推出社區產業,所以理事長和許多長輩們就決定要生產在地茶。

荒廢多年的茶園裡只有乾枯的茶頭沒有茶樹,志工們用機具把枯茶頭通通剃成三分頭並用心除草整頓、慢慢培養才讓茶園恢復生機並開始有茶葉產出,這時
大家開始討論日後推出產品時要叫什麼名字。這個茶園位於十股區,十股區有一個十股埤塘大家知道嗎?十股埤塘有一種鳥,就是俗稱的白鷺鷥(註一),那裏是牠們的聚集地,數量多不勝數。

有一次我站在埤塘前看著整片的白鷺鷥停泊想要算算看有幾隻卻算不清,我回到家開窗往埤塘方向看,發現黃昏時牠們會整隊往我家的方向飛,我看著牠們一隻隻飛過並開始數,結果直到天色昏暗看不清時竟算到超過兩千五百隻,我回到埤塘發現那裏還有更多,原來天黑後牠們會成群回巢,整片天空中都是白鷺鷥在盤旋。牠們剛回巢時很聒噪,就像人類在互相打招呼或聊八卦似的,等到全部安靜下來以後遠遠看去一隻隻站在樹上的白鷺鷥和俗稱的六月雪桐花一樣賞心悅目,千鶴茶的名稱由此而來。大家有機會可以去看看,但要注意別影響到牠們。

猶記得我們第一次採茶的時候大約有二十個人一起去,大家採收到茶菁很高興,我記得里長伯當下就試吃了,他說新鮮的葉片嚐起來有甘甜的味道,很好吃。大約上午十一點左右大家在樹下休息乘涼、拍照、聊天,接著就收拾好回家製茶。我們把茶菁鋪在禾埕廣場曬,過不了多久大家都回家休息了,剩下我和我的女兒、母親三人試著製茶。

我原本的想法是託人代工並順便學習,但社區有人說我們這些茶菁很好又沒農藥,若是讓外人代工被偷換走就糟糕了,堅持不願委外代工。我想這下糟糕了,我們從來不曾做過茶又採了這麼多茶菁,一籌莫展之下只能鋪在禾埕上曬太陽,可曬太久也不行,怕曬壞了,我又趕緊收回屋子裡存放。我想了很久也沒有頭緒,女兒突然說我們似乎做錯了,她想起學校老師曾經教過,又翻出一張考了一百分的考卷上面剛好有製茶的方法,我想既然是考了一百分那照著做應該能做出很好喝的茶,我們依照步驟進行到炒菁時又遇到問題,空有機具但我們不會操作,我改用大灶大鍋炒,第一遍很簡單,快速炒好後開始揉製,揉茶機我不會用怕時間掌控不好把茶菁揉壞了,所以就打電話給水母娘廟附近製茶工廠的老闆求教,他教我用手感測茶菁濕度後我又帶著茶菁去工廠請他教我用揉茶機,機器揉了大約兩分鐘他就說可以了,再揉茶菁要碎了,我就帶著揉製好的茶菁回家,那時已經傍晚六點多了,從茶菁到茶葉最終要完全乾燥才行,但乾燥機我也不會用,所以又打電話請教茶工廠的老闆,他教我用大鍋手炒。

我心想這四十幾斤的茶菁要炒到何時啊?

於是我母親負責往大灶加柴火,我負責炒,直到晚上八點多我們才休息吃晚餐,這時才完成大約一半。飯後我們繼續炒茶,晚上十點多時我母親說累了要去睡,我想原本兩個人操作可以文火慢慢炒,剩我一個人火候得大一些才能快點炒乾,所以就往灶裡多塞點柴把火生得旺一些,沒想到火勢過大轟一聲鍋底馬上飄出焦味,我趕緊把茶菁鋪散開來重新調整火候重做,直到十點半我母親實在撐不住就去睡了,讓老人家忙了一天我也覺得不好意思,於是收工不炒了,
我把家裡的紗窗拆下來把茶菁鋪在上面放涼,睡前我還跟老天爺祈禱希望明天有大太陽可以曬茶。那天晚上我一直記掛著做茶的事,睡到三點多醒來見天還
沒亮只好繼續睡,天亮後又趕緊繼續曬茶。過了三、四天我把做好的茶泡給鄉親試喝,有一個人說喝起來有點焦味,又有人說喝起來有太陽的味道,還有人說苦澀味太重,大家都說這茶其實不太能喝。我又泡給教我做茶的茶工廠老闆試喝,他喝了第一口沒說話,再喝一口後就把整壺茶都倒掉,他說這茶葉比較適合用來做枕頭。我想想也對,回家就做了一個茶葉枕。
那是我第一次做茶,現在大家喝的茶已經是第三年經驗得來的,喝起來應該不一樣了,大家覺得如何?能有如今的成果要感謝大家。
註一.白鷺鷥,客語稱白鶴。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8 − = 五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