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昌製材梁兆清

DSC_0054

 

個人生平

梁兆清出生於民國35年,是竹東大窩浪人,就住在五指山的山腳下,家裡總共有12個孩子,排行第四,為了要養活12個孩子,梁兆清的爸爸媽媽一直都很拼命養家,因為家裡人太多,每次吃飯都要兩個人來扛飯桶材扛得動,幸好爸爸會打石,他是村子裡唯一的打石師傅,打石師傅沒力氣的話鄰居都會請他打牛欄、豬欄、石磨、磨刀石,也有人請他打過墓碑,小時候會和兄弟幫爸爸打下手,搬運石頭、修整工具等。

 

因為在家中排行第四,下面還有很多個弟弟妹妹需要照顧,國小畢業時就到山上工作,做過種樹苗、除草的童工、伐木工也開啟了他和山林一輩子的緣分,23歲當兵結束後,開始到竹東鎮上工作,做些雜工,做建築板模工、到水泥廠挑過砂石,也曾做過運材司機的助手,到五峰載木頭到竹東林場。29歲時和鄰居、朋友,一人出資5萬元,頂下了在榮民醫院附近的製材廠,幾經波折成為了正昌製材廠,梁兆清的兩個兒子現在也接下製材廠的生意。

 

和林業的淵源  

梁兆清小學畢業時就到五峰的山上打零工,一擔扛著茶水、一擔扛著飯包,每天打著赤腳,走2個多小時的路途到五峰的山場,幸運的話會碰到上山載木頭的卡車,付個1、2塊就可以搭乘,在林業發展的黃金時代,山上的地沒有一塊是空閒的,樹木砍完後,馬上種下新的一批杉樹苗。梁兆清入山時雖然年紀小,但是幾棵樹苗還是背得動的,大人們在林地上挖洞,梁兆清就把樹苗一棵棵塞進洞裡,大人們再覆土上去,種完了再爬回路邊補充直到種完為止,這樣一天下來就有5塊。

 

DSC_0060

 

隨著年紀的增長,他也開始負責比較粗重的工作,像是除草、種樹、砍樹、拉樹,一餐得要吃3碗才有力氣做事,一起工作的夥伴都笑說他的飯包和棺材一樣大;工作結束時也沒閒著,蒐集為了清路砍下的雜枝綑個幾捆帶回家當柴燒飯、燒熱水。

 

23歲當兵結束後,到竹東鎮上找工作做雜工,多半做和建築業相關的工作,像是建築模板、到水泥廠搬砂時,也當過木材集貨卡車的助手,那時候找工作還要帶一隻雞去拜託老闆才有工作可以做。

 

木材集貨卡車一天要來回載木頭3趟,凌晨4點就得出發,卡車裡面只能坐3個人,一個是司機、另外兩個可能是買木材的商人或是大老闆,不管颳風、下雨、出太陽,助手只能坐在露天的特等席,累了就直接睡在木頭上;到五峰載木頭都要經過桃山隧道,那時隧道很矮,大概1米半,木頭就疊到1米2的高度,所以每次過隧道時,助手必須特別從木頭上爬下來,不然一不小心就會被夾死在隧道上頭。

 

29歲時,鄰居一位專門做製材的師傅,找他和朋友合夥把一間製材廠頂下,一人出資5萬元,地點就在榮民醫院旁邊,那時建築業很興盛,建築模板的生意很好,每天都忙得不可開交,後來地主因為眼紅就把地收回來自己開製材廠,不過開沒多久就收起來了。

 

35歲時,一個老客戶在橫山蓋了工廠做製材生意,便找來梁兆清一起合夥,那間工廠就是現在的「正昌製材廠」。

 

永續林業DSC_0058

台灣大面積的砍伐山林,種植的速度跟不上砍的速度,遲早有一天山林會被耗盡,剛好有林農因為年紀大、準備退休了,梁兆清便在民國61年起,開始慢慢向林農買下土地、也向政府租用國有林地造林,現在共有220公頃,山場分布在羅山林道、清泉一帶。

 

因為從小靠山養大,梁兆清一直很尊敬山林,他的林地有個明文規定,不管是誰,都不能隨意在林地亂丟垃圾,盡量減少對山林的負擔,也維護原生動物的棲地,和森林共生、共存。民國90年起,梁兆清開始申請疏伐,也因為是疏伐,大型的機具上不去,不用另外開山闢地,可以減低對山林傷害;疏伐時梁兆清採取「砍一留二」,即砍一排留二排,不仔細看甚至看不出砍過的痕跡,砍下的樹木一根根靠人力拉到載運的道路上,再用小怪手或是卡車集貨運下山,因為沒有使用大型機具,疏伐的進度緩慢、人力成本也較高,220公頃的地一直到今年初才疏伐完畢。

 

也因為此種疏伐的理念,林務局和學術界的人開始和梁兆清有頻繁的互動交流,民國103年也協助申請FSC森林認證,成為全台第一家通過認證的單位,以友善森林、永續的理念,減低砍伐對於環境所造成的負擔,維持當地的生態、水土,和森林共存,森林是循環再生的,適當的砍伐、輪種,可以維持森林的健康。不過其實在申請FSC認證前後,梁兆清對於山林的態度並沒有太大的改變,這些都是他一直遵守的理念─維持對山林的敬愛。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8 + = 十一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