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的歷史與老頭擺

口述/林祺梁

紀錄/陳珮淇

 

四四角角一座樓,男人梳著女人頭,再像狀元無官印,恩愛夫妻假白頭(註一),這是一個戲台,今天成為舞台,是我們講古打擂台的舞台,我沒什麼條理的隨便說,因為我沒讀過書。我是民國三十一年出生地,當時正值二次世界大戰時期空襲頻繁,父親被徵召去當軍伕陣亡,留下我們幾個年幼的孩子,那時經濟情況不好,日本逼迫大家要把糧食捐出來當軍糧,家裡的所有鐵器包含窗戶欄杆也要捐給日本造武器,在座民國二十年次左右出生的大哥都很清楚這些事。當時沒米飯可吃只能吃番薯籤,據我所知那時新埔這裡的土地都是地主所有,地主把土地出租給佃農耕種,那時科技不發達也沒有好的肥料,大家都用雜草、芒草、竹葉混豬糞當堆肥,一甲地最好的收成只有三、四千斤稻穀,那時若是收四千斤稻穀地主要收三千五百斤當地租,地租很重,可是那時大家都務農為生,不耕種無以為繼,你不租馬上有人搶租搶種,好一點的四斤五百斤稻穀地主收三千斤,但是一千五百斤也不夠一家子一年的糧食,所以大家都種地瓜充當糧食。

後來有人介紹我去中央市場工作,那時都靠人力搬運或是用牛車拉,搬運木頭點交簽收工作很多,幾乎整晚沒得睡,不過老闆對我們很好。後來我有一個堂姐夫和叔公介紹我到鐵路局當販賣部銷售員,那時經濟開始繁榮我的生活也開始改善,不再像早期一樣只能吃地瓜吃到哭,那還不是最糟的,如果不小心吃到臭掉的地瓜連前面吃下去的都要吐出來那才慘,幸好是堂姊夫和叔公幫我介紹工作後才讓我的經濟狀況得到改善。生活變好以後我開始想總是拿死薪水也沒什麼出息,

所以我又和一位堂哥一起去竹東市場賣菜,那時沒有卡車可以載貨,都是騎著腳踏車去,我們去新竹大市場批發百來斤的菜一路踩著腳踏車載到竹東雞油林市場去賣,我覺得人不要怕吃苦,但賺到錢要用在該用的地方,我雖然沒有上學讀書,但我曾經學習漢書,我覺得漢書對社會有很好的教化作用,我記得其中一個故事說的是一個讀書不太行但頭腦很靈光的人,有一個大員外過六十大壽的時候請了很多客人,他告訴賓客如果能寫出好的祝壽詩詞就賞銀百兩,大部分的人都寫什麼福如東海千古在,壽比南山萬萬年,或是松鶴連年之類的,結果這個不會讀書的人就寫了「扒灰老牛」四個字,員外一看氣得大罵他,那人就說先不要罵,只要你多給一些錢我就幫你改成很好的賀詞,員外一想覺得剛才掛起來被其他人看到很沒面子,所以一定要改好才行,他就答應要多給錢,那人就開始寫-

「扒扒抓抓穀滿倉,灰牆粉壁四面光,老人今日添福壽,牛羊放出滿山逛」(註二),員外一看滿心歡喜就給他很多賞錢,我覺得這個故事很有意思,這也是我覺得漢書很有內涵很有價值的原因,謝謝大家。

 

註一.四四角角一座樓,男人梳著女人頭,再像狀元無官印,恩愛夫妻假白頭-此四句聯是除了喜慶祝賀外的另一種廣泛應用,是為猜謎的謎面(謎題),客語俗稱「令仔」,這個謎題的謎底是「戲台」。

 

註二.這四句賀詞說的是一個大富之家榖倉滿滿、家宅華美、牛羊成群的富滿景象,意指老人得享後福,講古者藉此讚美雙堂屋亦若是。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7 − 二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