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年烤火論壇秋季號【控溪部落】-共同守護,我們的合汶篤難

104年烤火論壇秋季號【控溪部落】-共同守護,我們的合汶篤難

00.

起源與期望

「烤火論壇」自民國102年開始,新竹縣文化局主辦,新竹縣社區營造中心承辦,以新竹主要的兩個原民鄉-五峰、尖石為主,由於原鄉有諸多相似問題等待改善,例如:文化傳承、產業發展問題,因此搭建起了這個部落之間相互交流的平台,藉由公共論壇的方式集結大家力量,共同為原鄉的發展而努力。去年成功串連122線道的部落-和平部落、大隘部落,清泉部落也正在進行,如今第七場的烤火論壇來到了控溪部落,希望透過與秀巒、田埔串聯,能更加整合資源並加深與其他部落的連結,也期望透過烤火論壇的季刊,更了解各部落的問題與想法,相互交流的同時也凝聚意識。

 

武塔的子孫—-控溪部落遷徙史  文/范光典

這次的烤火論壇來到了秀巒村的控溪部落。在第一天的議程中部落耆老高俊泉跟我們分享了控溪部落的遷徙史。

最早,秀巒的族人是從賓斯布干(今南投縣仁愛鄉瑞岩)「沿著水」遷徙至此,帶領他們的頭目變是著名的武塔‧卡拉霍(Buta Karaho)。根據文獻指出,武塔帶領著族人從賓斯布干出發,越過思源啞口到宜蘭縣大同鄉四季,在從蘭陽溪到塔克金溪。[1]

在新竹一帶的泰雅傳說中時常出現武塔‧卡拉霍(Buta Karaho),他是一位英勇的頭目,也是帶領太雅族人從賓斯布干北移至新竹一帶的勇士。關於武塔的傳說有許多種,但共通點就是武塔帶領著族人至此。眾人各自建立部落定居。而根據《台灣原住民族系統所屬之研究》指出,武塔的兒子曾與司卡馬允的女子相交往,因為斯卡馬允不允許其婚約,因而產生衝突。待從家鄉過來的增援後,武塔率領族人成功打敗司卡馬允。

而武塔的兒子Bijiko住在泰亞岡社,成為創社祖先。高耆老說Bijiko就是統領秀巒一帶的祖先。而後族人也將進入今泰崗、抬耀等地。

[1] 本文綜合《台灣原住民族系統所屬之研究》以及高長老訪談整理

秀巒的現況:難以控制的野溪 文/徐煜婷

提到秀巒,第一印象一定是知名的溫泉、步道與樹林變化,秋天楓紅、冬季粉櫻,接著還有桃花的季節,除了四季遞移變換的景觀,還有兩條一清一濁流經部落的泰崗溪與白池溪,溪床是難得的巨石與沙灘並存的景象,穿梭於山林、溪水之間的是兩座特色吊橋,可以飽覽秀巒美景與知名的軍艦岩。作物方面,近年來所種的「段木香菇」雖然也有許多地方培植,但秀巒是台灣少見販售地與原產地相近的地方。地理方面,「合汶」的意義是「要塞」,也就是秀巒位於前後山的分界的交通要衝,加上擁有平坦腹地,是通往後山最重要的休息站。控溪部落裡民宿增加,代表有更多族人願意留在部落經營,也帶來除了前進後山暫停的旅客外,有更多的遊客數。不過,也一再暴露了秀巒所面臨的問題:商業功能不足,遊客數雖然增加,但如何提升住宿、消費環境的品質,把遊客留住是重要問題,不只是以豐富自然資源作為基底,部落的門面整潔也是急需改善的重要環節;以及不隨波逐流的堅持問題,如何善用在地特色,傳承與保持部落文化,而不流於商業俗套;若要發展有機農業所需要的技術門檻與資金不足問題;與其他原鄉同樣遭遇了年輕人與人才外流的危機,要如何讓年輕力量回歸部落扎根發展也是重要議題。

55

共同守護,我們的合汶篤難

秀巒給人一種質樸、純真的氛圍,但隨之而來的則是保守的態度,因而在面對環境變化時有不知所措、難以因應趨勢轉變之虞,此外,部落居民的「社區意識」並不明顯,此件事反應在當部落需要共同決策時爭論不休、難以達成共識的情況上。團結不夠便力量不足,使外來力量得以輕易介入,例如花費了大筆資金的「溫泉」建設,真的是部落的大家想要的嗎?如果爭執是為了維護「自我利益」,而不是從「怎麼做對部落最好」的心出發,所造成的結果真的是大家樂見的嗎?領導者肩負的責任固然重要,但部落不只是他一個人的,而是大家共有的,部落的未來更是需要大家共同守護。

為了不再有將美好資源拱手讓人卻未被妥善運用的遺憾發生,秀巒目前最需要的就是由部落把握發展的主動權,以積極、開放的態度面對困境,學習新方式、吸收新資訊,整合部落資源並找到最適合的發展形式,而這一切可以從「取得共識」著手,凝聚部落居民的力量,從部落的整體利益出發,共同建構部落未來的發展規劃,當然,這並非易事,而是需要長時間努力與堅持的馬拉松。

在開始快速發展之前,必須先打好穩固的基礎,而在烤火論壇會議之中,成立了「合汶篤難守護志工團」,從打掃部落開始扎實發展基底,整潔的環境使得部落更加舒適美好,期望透過每周六與周一早上的部落打掃,喚醒更多族人對於部落發展的關心,凝聚團結的意識,培養秀巒堅韌的力量。

P2.P2-2

秀巒的女兒

關於秀巒部落 文/邱明珠

秀巒部落第一個印入眼簾的是軍艦岩、軍艦岩吊橋、屯野山步道、泰崗溪及白石溪會合處的溪流奇石,繼續走五分鐘到達控溪部落入口,形成三叉路,直走往部落,左側則是外環道路,外環道旁有控溪吊橋,通往楓樹林及劉家,劉家往上走約四十分鐘就可以到達神仙谷,風景絕美。

地景方面,軍艦岩、軍艦岩吊橋:原日治時代興建,通往屯野山古砲台,於民國70年間切斷,在部落的人建議下復橋,幾經許多波折後,於去年興建完成,一次只能30人行走,從吊橋俯看四周景色,映入眼中的是絕美景觀,駐留在吊橋中,兩旁景色猶如進入北歐國家,細聽瀺瀺流水聲,引人發幽谷之情。

控溪吊橋:民國74年本鄉高天來鄉長,體恤對岸劉家莊每天越河回家所建,至今雖老舊,仍然勘用,探索楓樹林及神仙谷必經之橋。楓樹林:入秋時,楓紅引入許多喜好詩情畫意的遊客,此處是山地保留地,原是邱家產業,楓樹亦是邱家長輩所植,迄今30餘年,幾度所有人想砍掉種植高經濟的段木香菇,所有人無私,顧及景觀及部落人的建言而作罷,目前所有權人籌畫作楓樹林營地。

秀巒吊橋:延著溫泉源頭,吳嘉証商店5公尺,原是秀巒吊橋,日人所建,檢查哨及水泥橋興建後就被切斷,吊橋是過去唯一通往下泰崗、泰崗、新光、鎮西堡、斯馬庫斯、錦路、養老、栗園、霞客羅古道、白石的橋樑,部落人非常希望能恢復,從秀巒吊橋可遠眺神仙瀑布,景色很美麗。秀巒吊橋頭,後5鄰部落亦是世外桃源,零污染區域,環境優美,入秋時家裡四周都是楓紅,居住在這裡的居民幸福無限。

部落,準備好了嗎? 文/邱明珠

秀巒,美其名山川秀麗、景色宜人,天然資源豐富,可碩性高。記憶中的秀巒人情味濃厚,居民生活純樸,是個非常重視族群生活倫理規範的民族,與外界雞戶是封閉的,以前是蜿蜒小徑,沒有車沒有電、自給自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今非昔比,不但有車、有電,還種植有經濟價值作物,甚至有遊覽車載客來觀光,問題是部落的發展該何去何從?部落人準備好了嗎?人親土親,回到故鄉服務是機緣,能任協會理事長是另一種使命,退休後回部落居住並推而不休地在經營小小營地及民宿也是一個偶遇,期間經歷有喜有憂,憂心的感觸:部落人口外流、社區凝聚力不足,理念認知及目標不同、重男輕女觀念……等問題;期望部落人在地發展活絡部落、永續經營,讓部落特有的人文、景觀及文化能夠成為部落居民傳承與產業發展之指標。

P2.-3

文/高藝禎

三年前回後山重拾水蜜桃樂,畢竟水蜜桃是泰崗部落的驕傲,一定要讓外界認識泰崗水蜜桃,原本快樂的心情,看到族人的水蜜數十年來的水蜜桃大部份的桃子還是交給他們口中合作多年的「老闆」。所謂的老闆,其實大家較熟悉的名稱就叫「盤商」,前一兩週老闆們就已經在泰崗一帶活動,甚至為了爭搶尚未量出的水蜜桃而起口角,但這只是短暫的現象,等到七月中開始大出貨時,果農就等著任人出價了。於是向義工及所認識的朋友在臉書中分享,其中協助的族人不乏是單親家庭、老弱婦孺、生活困苦的族人,在偏遠的部落裡行銷及不懂通路,資訊往往到不了部落,下山零賣往往賣不完的水蜜桃只好倒在山谷裡。

苦無銷售管道是尖石水蜜桃一直以來的問題,果農為了生存與其放著讓水蜜桃爛掉,就算價錢再低也要忍痛出售,但這樣只會讓批發商有利可圖,為了堅持品質與價錢,我寧願拿來做其他用途也不賣給批發商,才不用看他們的臉色決定價錢。

P3 MAMA

 即使被當傻子也想為秀巒付出─MAMA達路(李德光) 文/黃馨儀

最早起床拿起掃帚、最晚離開街道,2015年9月5日一大早,MAMA達路領著部落的族人共同打掃秀巒的街道,這是「合汶篤難守護志工團」行動的第一步。

經過夜晚的烤火論壇,部落居民與社區營造的夥伴們共同商討秀鑾的好與不好。族人們一致認為在這個小而美的部落中,美中不足的地方在於社區的環境髒亂,枯枝落葉與觀光客隨手一扔的保特瓶遍布道路。想要營造社區,提升經濟價值,我們何不先把環境整治乾淨?於是族人決定成立「合汶篤難守護志工團」,發起每周清掃部落的活動,同時希望藉由社區環境清潔行動,找回族人對於部落的任與認同。

要成立團隊就得要有位召集人號召全村動起來,有心想為部落做事的女子們礙於自己是嫁出去的女兒,在父系社會的泰雅族中並不適合干涉太多事務。參與烤火論壇的族人紛紛表示:「達路不是隊長還要找誰當隊長?」、「秀巒沒有他什麼都沒有了!」共同推舉MAMA達路(李德光)做為「合汶篤難守護志工團」召集人,最特別的莫過於MAMA達路並不是秀巒的子孫。

自小在玉峰村長大,MAMA達路並非出生於秀巒,而是與秀巒的女兒結為連理。夫妻生活四十餘年,照顧妻小與長輩的考量下,MAMA達路也因此選擇在秀巒定居、做工。「我對秀巒很有感情。」MAMA達路這番話從他的行動就足以證明。秀巒不僅集結山水美景,別樹一幟的是保有天然溫泉的土地。懷著為部落奉獻的心,MAMA達路希望能以溫泉作為主軸,為部落帶來更多人潮與經濟,於是主動挖起溫泉,並且將大顆的石頭排列於溫泉旁成一個圓圈,目的就是讓遊客覺得舒適、進而願意留在秀巒觀光。

挖溫泉的十多年來,MAMA達路始終一個人默默地做,沒有補助、沒有夥伴,甚至老婆也一度不理解他,直說這人真是傻、盡做些沒有人要做的苦差,甚至土石流一過,溫泉又得從頭挖起。MAMA達路表示族人對部落沒有共識,大家各自為陣,每個人都想當頭,卻又沒有人出來做事,「人是搬不動的!我還是自己做,希望幫到部落。」MAMA達路靦腆的表情裡帶著一股傻勁與堅毅。

這股熱情仍然陸陸續續感動了族人,「合汶篤難守護志工團」成立的隔天,除了烤火論壇的參與者外,村民阿波羅在家中看到打掃的景象,竟跟著拿起掃把幫忙、村幹事也開著卡車來協助載樹枝枯葉。美化環境、綠化土地、讓遊客不只是經過上廁所……秀巒的營造才正開始,「不要管別人怎麼看待你,做了之後就不會再只是一個人。」MAMA達路的用心正一點一滴凝聚族人對部落的認同。

55 (2)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1 = 七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