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雞生活

口述/羅世龍

紀錄/陳珮淇

 

我今天來說以前養雞的故事。我年輕的時候家裡環境不好又讀農校,想說農校畢業後可以養雞改善經濟,不知不覺畢業到現在五十年了。我們養雞的方法跟一般人不太一樣,我們養的土雞完全不用抗生素,都用天然方法養到熟成,雞肉很好吃,客人很喜歡,買過的人都稱讚。

可惜七八年前政府規定不能私宰雞隻,全部要改到電宰廠宰殺,這下問題大了,賣雞肉一途怕是不能碰了。因為宰殺場裡面聚集來自四面八方的雞隻,萬一有哪家的雞隻帶病像是禽流感很容易傳染,一但接觸到就會把病菌帶回自己的養雞場,這樣自家的雞隻就會染病致死,雞死絕還不算甚麼,訊息通報政府只會賠償六成,其他損失自行吸收。領到六成賠償以後還要通過哨兵雞(註),也就是要先養一批哨兵雞確定都沒有生病才可以繼續復養。像是南部沒有哨兵雞,鴨子撲殺兩年後還不能養。

我想自己家還有地,不然就隔一塊申請興建屠宰場,這樣就不用送到電宰廠宰殺。申請手續幾十關,關關難過關關過,一切申請完備就等建築執照下來,想不到事情糟糕了!原來堤防邊那條路叫做水防道路,水防道路歸經濟部管轄,養雞殺雞歸農委會管理。農委會規定雞隻不能私宰要送到電宰廠,或者也可以申請成立簡易屠宰場,一樣會有專職人員監察屠宰過程,沒想到一切申請完備卻卡在經濟部的水防道路,經濟部說水防道路不可以劃建築線,現在所有合法建築一定要劃建築線才可以興建,經濟部水利處下一張公文說水防道路如果要劃建築線必須由地方政府機關接管這條道路。地方政府機關不是鎮公所就是縣政府,公文送到竹東鎮公所他們表示這條道路是連通橫山、芎林、竹東、竹北的鄉道,鄉道應該由縣政府接管,但縣政府卻說他們沒錢不肯接,所以兩邊就互踢皮球,這樣還不打緊,問題是農委會防檢局時間到就會來巡察有沒有私宰雞隻,抓到就會罰,第一次被罰如果是私宰十隻、二十隻就罰兩萬,數量比較多就罰五萬、十萬,初次被抓就是罰錢。如果是第二次、第三次被抓就要上法院判刑。我們明明辛苦養雞提供好的雞肉給消費者享用,卻變成不能養不能賣,今天才剛來查過,前後已經來五次了,我是第一批申請被輔導的對象,就像電線桿一樣目標明顯,專門教訓我。

後來我想不然改養蛋雞好了,七八年前就準備著,反正雞種也差不多,沒想到養蛋雞更辛苦,一定要有通路可以銷售,不然每天都有很多雞蛋可以收而且保存期限只有一個月,沒賣掉就會壞掉。經過八年抗戰好不容易通路終於打開了,但問題是雞隻不夠只好再買小雞,還要排隊等。

吃雞蛋對身體很好,尤其是膽固醇過高的人吃甚麼都無法改善,只要吃水煮雞蛋裡面的好膽固醇就可以幫助壞膽固醇排出,身體就會變好。我覺得自己的工作多少也是在積功德,不完全是為了賺錢,其實養雞也賺不了甚麼錢,就只是餬口飯吃而已,我覺得政府的管制太嚴,應該下鄉來看老百姓、聽老百姓的心聲,而不是老坐在辦公室吹冷氣「想當然爾」的照自己的意思去做,這樣老百姓的工作、生活都無以為繼。

 

註一:哨兵雞(Sentinel chicken )指的是防疫單位為了監測、警戒、測試養禽場或實驗室等場所是否有遭到病毒污染時,先在該場所放置幾隻沒有注射任何疫苗的健康雞隻打前鋒。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4 = 五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