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菇農夫理事長

口述/吳宏文

紀錄/陳珮淇

 

大家好,我今天要說我從前務農最辛苦的時期我一天工作十六、七個小時工錢二十塊,做一整個月工前才六百塊,做了好幾年後聽說苦以抽籤種洋菇,還好有抽中但因為沒種過沒經驗所以就到處去學去看,六月初是養菇時節所以就開始紮桿養菇,一棟菇寮需要上萬斤稻稈。到現在這個時節(農曆七月中以後)就要快點抱到河邊去沖水,因為養洋菇要發泡,還要沖菇寮,泉清哥和阿土哥都有種過,非常辛苦,洋菇種了兩三年以後終於不用再去農會借米了,以前幫人家做工一天工錢二十塊連吃飯都不夠,每天四點多就到田裡去一直工作十點多十一點才可以睡,隔天四點多又要起來,這樣做一天才二十塊,現在的人不一樣,以前的人是「坐船望船走」(註),大家說是不是?漸漸改種洋菇以後原本不會搭菇寮也是到處觀摩到處看,沒有請人都是自己做,硬是自學到會。那時修剪稻稈還是人工用虎頭剪,很多人應該都還有用過,上萬斤稻稈四、五個人一起剪也要做好幾天,實在是很辛苦,前發酵兩三天後加尿素(肥料),三四天後加肥料,然後還要拌石灰,翻一次後要上架,上架接著後發酵,做起來真的很辛苦。菇種點下去以後要控制好溫度存活率高移動到適溫的地方產量才會好,這也非常困難。到洋菇採收時期真可說是沒日沒夜,時常從早上十點多採到下午三點多和泉清哥一起載到盤商那邊去,連早餐和午餐都忘記吃,直到雙腳發抖才覺得奇怪,做農真的很辛苦。我種洋菇三十三、四年,以前騎腳踏車載近百公斤洋菇,一百公斤洋菇放到腳踏車上連車頭都翹起來,所以用背袋裝一顆近十斤的石頭掛在前頭平衡。以前盤商門前的角落都會堆著我們載去的石頭。

後來沒種洋菇正好有人找我做社區的事,早先民國七十幾年有陸豐社區(發展協會)但後來的里長不經營,現在的陸豐社區發展協會是民國九十一年九月初一才成立的,幸好有成立社區發展協會才有能力爭取牽瓦斯管線。也幸好曾擔任竹北市長的葉芳雄立委接受我們的委託幫我們爭取,後來在竹東鎮公所開協調會,中油派溫領班、孫經理和苗栗的副處長來參加,一開始他們看陸豐里的人少所以不想理我們,兩個星期後葉立委帶我們到總公司和曹副總辯論,憑藉中油公司的公文規則條例爭取回饋,民國九十五年九月我們去爭取但中油說沒經費,九十六年也沒有,後來答應九十七年給我們牽管線。公文表訂九十七年六月十五日,但五月二十八日里長透過鄰長通知我無法將工程發包,隔天我去找鎮長、邱立委、鄭縣長,經過一波三折和多次協調會後才終於完成。有了天然氣以後不但省錢也安全多了。經過這麼多事情我也挨過很多罵,中油公司的人一見我到縣政府就指著我的鼻子罵:這傢伙最會和我們作對。我回說:你們再怎麼阻擋妨礙也不過是替人賺錢。來到我們這邊我就問溫領班:你這樣做有加薪嗎?他回說:做白日夢!我說:那你何必這樣自作聰明妨礙我們說我們不合法?那個溫領班非常壞。

後來終於牽好管線我就拜託魏總幹事跟鄭縣長要三萬塊辦慶功宴,爭取到瓦斯管線又有慶功宴餐會相信當時大家也很高興,能爭取到天然氣對鄉下來說很不簡單,以後也沒這麼大的事情了,今天我就說到這裡,謝謝大家。

 

註一:全句為「坐船望船走,騎馬望馬飆」,比喻大家都希望能夠順利達成目標。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六 = 8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