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遠是樂觀堅強的少女

口述/曾佑妹

紀錄/陳珮淇

 

很榮幸能在這裡講古給大家聽,我隨意說大家隨意聽,我先說少女時代的歷程。我是橫山鄉南昌村出生的,家裡有七女一男,重男輕女,我年紀很大才讀書,原本我是沒得唸的,可是我想來想去覺得沒讀書很可憐,我前面五個姊姊都沒讀書,最後三個才有讀,我姊姊連儲金簿都看不懂也不會領錢。我會種茶也會種田,專做男人的工作(指勞力工作),做最多的是採茶,雖然我住在橫山南昌但二重埔三重埔這一帶很多人找我採茶,犁耙碌碡只有碌碡我沒做過,犁田拖耙我都做過,要使用鋒利農具的工作倒是不會叫我做,我奶奶做的工作最多,耕田割稻之類的工作我總是被叫去耕田而不是挑秧苗,雖然我個子矮但割稻時也是跟著我媽一起做,就算是大家要一起合力的工作我也很賣力,當然個子比我高的人一定比我有力氣。攪穀(註)的時候我就用腳踩著稻稈,少女時代的我很辛勞。我爸重男輕女從小不讓我讀書等到大了才讓我去唸,我國小十八歲才畢業,採春茶的時節往往要請假去採茶,所以沒能常常去上學,可是我很認真念書,我的成績總是在前幾名,雖沒得過第一名但至少是二三四名,我的個性很外向,每天都在司令台上帶領同學做早操。

二十三歲結婚的時候我結婚了,雖然婚前媽媽常常跟我說女孩子婚前要學會家務,但我實在沒多少機會可以學,所以過年過節嫂嫂們剁雞肉的時候就會叫我在旁邊看,以前人剁雞肉很講究還要排成「四點金」(註),有些人應該聽不懂,老一輩的才知道,幸好媽媽有教。我是農曆十二月初十結婚的,隔不久就過年,我婆婆拿給我一隻全雞一隻全鴨,鴨要做紅糟,雞要白斬所以得排成四點金,還好我婚前就是個好奇心重的女孩子而且媽有教,所以我就照著剁,我婆婆站在旁邊看,我大姑還滿疼我的,她不知道我會不會所以也站在一旁想說可以幫忙,因為我婆婆是個很精明能幹的人,大姑很擔心我,結果我剁給婆婆看,大姑就跟婆婆說:媽,這個弟媳很不錯,有學過有家教。所以我就過關了。我老公是建築工匠,結婚三天回門後他就出去工作直到年三十那天回家我們才又見面,一看到他我就臉紅,想起來真好笑,他一回來我就手抖得不敢剁雞肉,他還沒回家的時候我還比較放得開。

後來我就種菜賣菜,在市場賣八年菜,後來小孩大了我就跟我老公一起做建築工做了十三年,以前建築工匠的工作機會很多也是個滿賺錢的工作,不幸的是我老公四十八歲就過世,我有四個小孩年紀還小要怎麼維持生活?有人建議我去工廠工作,但我說工資太少連買鹽都不夠,小孩還要讀書,幸好娘家還有長輩都很支持我,我老公原本是承包工程的工頭,他過世後原本跟著他一起工作的師傅一直勸說我接手又表示願意支持我,所以我在停頓半年後又繼續做了十三年,我一共做了二十六年。我是一路辛苦過來的人,小孩終於拉拔大了,該娶的都娶了該嫁的也都嫁了。我雖然住在秀湖但大多在三重埔這一帶討生活,在竹東也做過不少工作。

我有親戚住在這裡,就是戴家,他們很照顧我也介紹過很多工作給我,那時我做的是板模,所以就想說有機會要買塊大一點的地存放工具,正好有人介紹我買了三重埔七十七號,我買了兩間共一百二十幾坪,一間當住家一間放材料,直到五十二歲退休放下工作帶孫子,現在八個孫子也都長大了,最小的已經五年級了。

剛退下來那時我還很傷心,兒子叫我要過得快樂一點,他說現在很流行唱歌,連政府都在推廣歌唱班,所以就帶我去二重埔報名山歌班。我們去報名的時候教唱歌的吳老師開玩笑說怎麼那麼好有年輕人來學唱山歌?我兒子說不是他要學是我要學,那時候我很害羞,老師叫我每周三都要去上課。

第一堂課的時候我去了,那時候的廟還沒那麼大,戲台空間也很小,二重埔當地學唱歌的學生原本就很多也很會唱,我這個三重埔人第一次去上課不只擠不到座位也沒信心,本來想說不要再去了,但我的個性本來就比較堅強,老師教的第一首歌詞一共二十八個字,我看一遍就記得也學會了,接著就一直唱到現在。後來我覺得歌唱班裡的人太多所以另外開班帶班唱,我當了二十幾年的班長一直想換人可是沒人跟我交接,現在年紀大了很辛苦,希望喜歡唱山歌的人都可以來,三重埔這邊有一位杜老師很會教,每周一都會上課,歡迎大家參加。

我其實不太會講話,就是好奇心重,來到三重埔大家都對我很好我真的很高興,現在七十多歲了,我們這裡的里長很棒,舉辦了一個愛心便當的活動,我也去報名參加,現在每個周五都會辦,我是第二組的組長,做的人有信心吃的人很開心,里長實在很有心,每周五都會拿錢給我們去買菜,大家都很勤奮,每一組大概都有十幾個人,還常常有人提供自己種的青菜,田庄人都很會種菜,各種青菜都有人贊助。有心人真的很多。

說到神的事情我覺得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我家有供奉觀音,出遠門前我都向神祈禱,比如說要去旅行前我都會跟觀音娘娘請求保佑這次出門的幾台車快快樂樂出門平平安安回家,我都像尊敬父母一樣敬拜神明。以前做建築的時候有一個吳先生常常找我們聊天,大家應該都認識他,不過現在不在了,他說他媽媽很信神,每次只要覺得身體不舒服就會叫他準備供品,以前人的供品很簡單-切兩片福菜滾水一沖加一顆蛋、一碗飯,他端著東西走到媽媽房間往地上跺幾腳然後端出去走到門外就把食物吃掉,吃完以後他回去問媽媽覺得怎麼樣?結果他媽媽居然說感覺好多了,但其實那些供品根本就是他吃掉的,到底有沒有效我也不知道。

還有一次抬神轎活動他也有參加,他是一個很貪玩的人,他找了很多年輕人一起幫忙抬神轎,以前這種神明出巡的活動有很多觀眾很熱鬧,他就故意往人多的地方鑽又往下壓,後面的人就會設法平衡保護前面的人,不知道的人以為是神明顯靈但其實都是他在動手腳。

到底有沒有神呢?我覺得還是有,不過因為以前聽人講過這兩件事我就順便講給大家聽,聽著有趣就好,神明我還是有在拜。

 

註一:攪穀:攪動風車篩穀

註二:四點金:剁全雞時把雞頭、雞尾、雞腳、雞翅分別切下保留完整不可剁開,並排放在盤子四周墊底,再將分割好的雞肉雞腿等可食用的部位擺放其上,也就是標準的白斬雞剁法。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6 − 五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