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竹縣社區營造中心電子報第46期—從日劇淺談社區營造

新竹縣社區營造中心電子報第46期—從日劇淺談社區營造

〈拿破崙之村〉是去年上映的日劇,由小說〈給羅馬教主吃米的男人:拯救人口稀少村落的超級公務員做了什麼事?〉改編,內容在描述一名熱血的公務員,利用各種有趣的手法來振興東京的邊緣村落—神樂村。以這樣的設定作為故事背景,男主角與女主角就此展開一場搶救農村的旅程。整齣劇雖然只有短短的七集,卻丟出許多社區和農村的議題讓觀眾思考,在觀賞這齣日劇之餘,不妨來談談劇中的有趣論點吧!

什麼是限界集落?

「限界集落」一詞由日本社會學家所創,意思為因人口外流導致鄉村空洞化、人口高齡化,65歲以上人口佔半數以上,社群共同機能維持已達極限狀態的村落。劇中的主要場景—神樂村就是限界集落的代表,這個用詞在台灣社會並不非常普及,但早已在1993年邁入高齡化社會的台灣,鄉村人口快速老化與人口外流也是嚴重的社會問題之一,或許這齣日劇可以為台灣社會帶來一點啟發,在看完日本農村的例子外,回頭想想台灣農村的更多可能。

社區營造造什麼?

邊緣村落神樂村在劇中面臨被廢村的命運,男主角透過一連串有趣的手段來擾動社區,希望讓政府收回廢村的指令,其中包括了帶領村民一同深入認識社區,盤點人文地產景、舉辦輕旅行、辦理天燈節、共同搭建出社區公共空間等等,這些手法的共同點在哪裡呢?就是要透過舉辦這些活動的過程,來凝聚村民的集體意識、增加彼此情感的連結,從劇中的安排,可以明顯地發現村民從一開始對男主角的不信任、對社區的冷漠,到最後全心全意投入公共事務的過程。社區營造究竟再造什麼?是造觀光景點?還是造各種不同的節?其實社區營造最重要的是要造出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人與土地的關係,不管是舉辦輕旅行,或是造節等等,都只是一種手段,最終目的是讓社區蘊釀出一股團結的力量。

鄉村的共同命運

劇中提及,若想要解決人口外流的問題,必須要從就業問題下手,涉及層面也不能僅止於青年的就業,還要顧及中老年人的再就業問題,男主角使用的方法是在社區建立地產地銷的販售平台,讓農夫的心血有通路可以銷售,用可靠的通路支持無毒的農業發展。看到這裡,不僅讓人聯想到新竹縣的十三好市集,市集的初衷即是提供一個友善的平台,讓歸鄉的青年可以在鄉村嘗試各種農業的可能,包括無毒、有機栽種等等,期望透過這樣的方式來促進青年回鄉,雖然這種方法乍看之下不會有立即的成效,但在市集營運的這幾年,我們也見證了多位歸鄉的青年,唯有讓人口回流,台灣的農村才會有更多的可能。

由下而上的社造

〈拿破崙之村〉最後的結局是政府當局意圖投入大筆金費,在神樂村進行大規模開發,然最後因為經費不足而無法實現。巨額的資本對農村來說真的是利嗎?大型華麗的購物商場比得上村民們共同打造的木造小屋?筆直的大馬路比得上村民一起照顧的小花園?社造最重要的是讓村民擁有「在一起」的感覺,集體意識與行動才是重要的,大量的資金如果不能妥善利用,反而可能輕易的破壞社區的信任網絡,社造從來不是由政府主導的,沒有指導方針,因為每個社區的居民都是特別的,唯有居民站在一起,才能讓家園更美麗。

「日本未來的困境現在就出現在限界集落中」這句話是筆者印象最深刻的台詞,且認為這句台詞搬到台灣也非常適用,農村早就存在的高齡化問題、老人照護問題、新住民問題識等等,這些議題近幾年來開始浮上檯面,鄉村是大社會的縮影,如何透過社造來振興鄉村,也是政府當局積極在推動的政策,或許現實社會的社造不能像劇中一樣,所有困境都可以輕易地解決、村民迅速團結,但唯有小能量的累積,才有可能讓社會變得不一樣,即使有再多的氣餒,也不輕易放棄。社造是一條漫漫長路,只願我們都可以一起走在這條通往幸福的道路。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九 − = 5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