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年烤火論壇春季號【清泉部落】-動手為部落寫歷史

104年烤火論壇春季號【清泉部落】-動手為部落寫歷史

DSC_0401lokah06

創刊號緣由 -

About / 關於烤火

嚴寒的高山,居民圍著熊熊燃燒的柴火,共同商討家族大小事,這樣的烤火形式是臺灣山地原住民特有的文化。六年來,新竹縣社區營造中心於新竹五峰、尖石兩鄉舉辦「烤火論壇」,與在地居民集結同樣關心部落發展的夥伴一同凝聚共識,勾勒未來願景,宛如部落的火種,升起了火延續下去,不遺餘力地尋求文化傳承與產業發展的平衡點。

 

New / 年度計畫

五峰尖石2鄉,11村,52個部落中不乏需要資源的部落,過去在烤火論壇的討論下,共同協助那羅部落發展產業,成功營造生活新契機。不同於以往一起辦理活動、創造商機等作法,今年(104年度)我們選擇以出版「五尖兩鄉原住民季刊」為主軸,替部落留下紀錄,並將刊物放置於部落教堂、校園各處,讓當地族人一同關懷自己生活的土地。

 

Name / 季刊

今年度的原住民季刊將命名為Lokah!出力!

Lokah在泰雅語中意指「加油」,出力則是部落青年經常喊的語助詞,做為全體團結的象徵。期許我們共同集結部落居民、公部門團隊以及所有願意替部落出力的夥伴們,團結一心,一同點燃五尖兩鄉熱情的火焰。

 

For Tribe / 願景

許多部落共同的問題在於年輕人外流、偏鄉發展不利,導致傳統文化在部落中逐漸產生斷層。原住民季刊將結合清華大學、交通大學兩校的刊物社團與當地青年組成寫作編採團隊,參與烤火論壇並深度進行田野調查。紀錄部落耆老講述的故事、當地居民生活遷移史,做為部落歷史的基石;探訪當地生活圈,刻畫部落特有的景歡與人文;分享部落青年們對家鄉的想法,最後整合部落的現況、發展上的困境以及未來願景。以季刊做為累積部落文化資產的平臺,使其能夠成為部落居民傳承與發展的指標。同時讓部落人了解自身處境、讓外界資源有管道得以協助,共同使部落完善發展。

烤火論壇的第一天邀請到了部落裡的耆老—-Tusiyu payan(漢名:曾作權)來講述清泉部落的遷徙史。高齡七十五歲的他眼神仍然精明,是部落裡知識最豐富、記憶最牢靠的耆老。

 

 ──清泉遷徙史 ──

DSC_0401

傳說,我們來自大霸尖山

長老說,他們來自大霸尖山。有一對男女作出亂倫的事情,因此上天降下大水,把我們泰雅沖到山上去了。再將這對男女投入水中後大水便退去了,露出物產豐富的地表,魚蝦滿溪。於是下山的泰雅沿著溪流達到今台中、彰化一帶。分家而後因種種原因他們開始往內陸遷徙,在今草屯一帶分稱兩支:一支沿著稜線到東部的太魯閣;另一支沿著溪流走到今日南投仁愛鄉發祥村。

發祥村

值得一提的是,泰雅祖先從何而來?根據不同的「方言群」有三種不同的解釋:來自新竹苗栗交界帶的Papak waqa (今大霸尖山)、南投仁愛鄉發祥村的Pinsebukan(賓斯布干)、白石山,這樣複雜的系統更增添了泰雅起源的神祕感。

而清泉部落的祖先們在現今南投縣發祥村一段時間後,便繼續出走,他們沿著梨山經過谷關、立陽到了現在白蘭部落所在的位置,也就是新竹五峰鄉,泰雅族人稱作L’u-yan(定居),清泉的祖先正是在現今桃山村放慢腳步,重新開始生活。

日本人的來到與國民黨政府

日本佔領台灣並挺進山林,與新竹原住民激戰之後議和,在清泉編制部隊、駐在所、蕃童教育所等。曾耆老跟我們分享溫泉與日本人的故事:我們泰雅有一對兄弟帶著日本人進到這邊,看到Ulay(溫泉)很是欣喜,日本人便將兩人取日本名為「井上」、「山下」。國民黨政府在接收台灣後,在這邊設立了國民學校,許多泰雅人也因這樣的改變而從白蘭搬遷至清泉。

清泉與張學良

日本在戰敗後退走,隨之而來的是國民黨政府。他們將西安事變的主角張學良幽禁在此,他們驚豔於此地溫泉的水質如此清澈,便將帶有日本味兒的「井上」改成了清泉,清泉部落的名字至此沿用至今。

泰雅古調

曾耆老在最後還分享了一首泰雅古調。「這是一首很深奧的歌喔!許多族人也聽不大懂。」他說這首歌中蘊含了許多泰雅人的傳說,而且相當的複雜。­「這首不像現在的族人唱的,他們唱的是比較白話,我唱的這首更難更深。」

文獻怎麼說?

根據廖守臣在《泰雅族的文化: 部落遷徙與拓展》,清泉部落屬於澤敖列(Tseole)系統,但在遷徙的過程跟賽考列克(Sekoleq)相近,都有居住在北港溪上游的紀錄。廖守臣又將澤敖列分成四個系統,其中曾耆老所說的洪水退散屬於馬巴諾(Mapanox)系統,但清泉部落卻是屬於莫里拉(Mererax)系統(根據廖守臣的說法)。這其中確實有理不清的關係,但我們能認知到,或許清泉這邊的泰雅「非常多元」

後記:與史料有出入的地方

在撰寫簡單的遷徙史當中發現許多與舊有的文獻相衝突(日本人在族群研究相當用心),例如傳說的起源與遷徙路徑。許多關心五峰泰雅的朋友一定會發現怎麼跟之前「看到的」、「聽到的」不太一樣?很可能是因為清泉泰雅人並不是完全屬於「同一群」(指日本人所劃分的群),這部分還有待更詳細的探討!

DSC_0238

清泉烤火論壇記錄 / 黃馨儀撰寫

「清泉對一個詩人的心而言,是過於舒服的地方。」這話出自盛名文壇的作家三毛,雲霧纏繞山間,微風徐徐,恍若夢境,讓三毛將位於清泉半坡上的紅磚小屋取名為「夢屋」。一九三六年,西安事變爆發,將軍張學良被送達清泉居住長達十三年,與趙四小姐相伴相依。

清泉部落,環繞於水色碧綠的山林,文人與將軍留下的足跡讓這塊淨土增添不少思古幽情。104年度烤火論壇春季號舉行之季,新竹縣政府原住民族行政處便以三毛與張學良故居作為核心,計劃建設「清泉部落文化生活圈」,面對部落發展變遷之際,首次季刊發行便選擇清泉部落作為紀錄的對象。

本次烤火論壇於二○一五年五月二十二日、二十三日舉辦於新竹縣五峰鄉清泉部落,邀請部落耆老曾作權為眾人講述部落從過去至今的遷移史,輔以本次烤火論壇的討論,期許部落命脈能夠傳承下去。以「文化斷層」與「產業生根」兩者做為主軸,共同尋求傳統文化與現代商業間的平衡點。

上午的論壇中邀請新竹縣政府原民處科員范文鶯講解公部門「清泉部落文化生活圈」的規劃,並與新竹縣社區規劃師、新竹縣尖峰部落產業發展聯盟協會的夥伴們共同商討未來規劃的可能性。並邀請靜宜大學臺灣文學系教授黃國超與新竹縣社造中心執行長曾綉雅為清泉部落的現況與發展提出合適的見解。期望在產業發展之際,仍然能夠保有部落原有的自然生態,讓外界看見清泉之美,讓族人延續部落的命脈。

傍晚與部落青年交流,發覺清泉部落的青年們對部落相當有想法,尚就讀高中的王永祥於三年前與其他青年共創「原少樂團」,與部落耆老學習泰雅族傳統古調,並以口簧琴、木管琴等樂器在頭目廣場上演奏,日前也受邀到竹北的新瓦屋客家文化保存區演出。除了樂團外,28歲的部落居民曾志偉懷著對家鄉的關懷,在今年回到部落創立劇團,培養孩子生活的技能,也期許替部落帶來商機。除了長輩們用心地替清泉部落尋找發展的可能性,青年以熱情與創意打造部落新樣貌,讓泰雅傳統以新的模樣重現並傳承。

次日上午,烤火論壇的參與者與當地居民一同造訪部落,踏上張學良故居,徒經過去泰雅族與賽夏族和解的井上駐在所(今清泉派出所),在茂密的山林中見證歷史的痕跡。中午共享對於本次烤火論壇的想法,從清泉部落的發展性談起,聚焦於當地孩子的教育方式,共同列出清泉部落目前發展上的困難點以及所需的外界資源,最終將記錄於季刊中,期許越來越多族人願意重返家鄉為部落出一份力,並讓外界有心協助部落的朋友們加入清泉這個熱情積極的大家庭。

DSC_0241

文化生活圈 文/范光典

清泉部落文化生活圈串連計畫是由新竹縣政府所承辦,於104年2月11日核定辦理,共獲補助220萬,且已在五月份公告上網招標。為了將部落觀光推廣出去,乃以張學良故居為核心館舍,結合原住民族館、三毛故居、清泉天主堂、清泉吊橋、清泉瀑布及桃山國小,創造出一個整合性的空間以利觀光,帶動文化生活圈內文化據點的經營發展,並且培養對經營、服務、規劃部落觀光的人才,結合清泉的力量,提供一個優質的遊憩環境,健全清泉的觀光產業,目前擬先行作業的是動線整體規劃,包括告示牌、路標,透過資本門提供的經費將所有的告示牌統一設計,甚至能夠結合當地的藝術,製作出屬於清泉的特色。未來也將統整有用的空地,作為當地族人的表演空間,讓居民及外地人能夠尊重、欣賞原民的傳統文化。

然而清泉的交通條件限制了觀光的發展,除了路途遙遠不易到達以外,狹窄的路段很容易因大型遊覽車塞車。縣府表示希望向原民會爭取觀光巴士,以利清泉部落觀光的推行;還有部落內的活動休憩空間不足,很難讓人有中途休息的地方,如果觀光客沒有休息的地方,要如何留住人?人潮即是錢潮,如何讓人「來」到清泉,來到之後如何「留」在清泉?這些都是需要重新思考的地方。

 

文化生活圈是什麼?

文化生活圈一詞來自文化部「地方文化館第二期計畫修正計畫」,指的是透過整合區域內文化資源,建構、改善、整合出一個具地方特色的文化服務據點,提升整體文化品質。近年強調地方特色、跨領域整合、觀光服務(無煙囪產業)。以清泉部落為例,即是將當地「所有」的文化資源整合進來,以張學良故文化園區作為核心館舍,並加入其他地點,豐富來此觀光的行程。目前負責的團隊有新竹縣政府、三毛故居經營者和五峰鄉工所,計畫負責人,縣政府原民處范文鶯表示縣府很希望當地人能夠一起參與,甚至是組成協會來投標工程,唯有當地人的參與,才可能讓清泉的特色屬於清泉。

 

當地人的疑慮

「張學良又不是泰雅人,為什麼是以他為中心?」

這句話在這兩天最常出現,在一個泰雅部落裡,竟然是以一個被幽禁的將軍故居作為行銷特色,而不是發揚泰雅的傳統,也難怪質疑聲如潮。縣政府文化局局長蔡榮光表示,五峰鄉最為人知的就是張學良故居,如果能夠以此作為火車頭,帶動周邊的文物資源受到重視,在其中加入泰雅元素,這樣能夠行銷地方,也能夠帶動傳統文化的重視。「不要有文化沙文主義。」是他一直強調的,他希望大家不要區分什麼是應該不應該,要將眼光放遠一點,做好觀光並提高當地的生活水準才是最重要的。

 

 

觀光是雙面刃?卻也是一帖藥方。

103年來台觀光人數已達七百萬之譜,國人國內旅遊收入達2700億之多,可見觀光產業潛力。然而人數的增加也帶來對當地生態、環境的破壞:無止盡的垃圾、日趨同一的景點型態、過度商業化,甚至因為不尊重當地人而起的衝突,這些都是觀光造成的負面影響;但觀光確實也能促進身心健康、開拓視野,進而尊重不同的文化。靜宜大學教授黃國超也說:「觀光發展很難說對或錯,是一件很複雜的事情。」

 

參與部落事務才能讓部落更好

張東旭大哥是這次烤火論壇的東道主,也是長年生活在當地的居民。他認為當地人對公共事務甚少關心,大家都自掃門前雪,在內對家族很熱心,出了門卻什麼都看不見,這樣對於整個部落的發展很不好。清泉人應該想想自己要什麼,每當政府的資源下到地方,卻都用錯了地方。

觀光最重要的是創造雙贏:讓來的人感動,讓當地人享有自主權,而非為了服務外人而生活。你們來,我們就像朋友一樣的招待你,帶你四處去看看,體驗我們當地的文化內涵。

 

 

DSC_0521

 

山谷中的樂團與劇團 文/彭聖之

當你一腳踏入五峰清泉部落內,群山便於你周圍環繞、展開,豐富而近乎溢出的色彩帶著泰雅的活力在你眼前迸裂,而當正要開始尋找字眼去評論這些風景時,耳邊卻又傳出一陣陣的樂器聲,直接替你為這片山水做了結論。這是清泉好聲音,由一群橫跨國小至大學的部落孩子所組成的樂團,在每個月的第一週、第三周的周末都會在部落內的頭目廣場上表演,倚著身旁上坪溪的流水聲,使用傳統打擊樂器如木琴、竹琴、木鼓……等,時不時更加上他們嘹亮而又沉穩的歌聲,便譜出了一個在原鄉流傳了幾個世紀的故事與文化,這對他們來說不單是場表演,更是一種儀式般的巡禮,於此找回自己的文化與認同。

 

 

這些學生都是利用放學後的時間到教會練習,樂團成立已經好幾年,不同代的學員之間年齡差距較大,而有些在外地上學的孩子甚至只能利用周末把握練習時間,才能有現在團長只需要說幾個關鍵字大家便能即興演出、對準節拍下的這種默契。往往一個表演就是要在烈日下曝曬至少三個小時,然而那些曬痕又何嘗不是一種記憶、那些汗水何嘗不是對於土地的一種灌溉呢?那些不求回報的追尋,正是出自於年輕的他們對於自我的肯定,而這也是樂團成立的原因之一,除了讓小時候在桃山國小曾經接觸過的音樂持續發芽,更藉由這個機會更加認識部落的傳統,為了要演奏出一首好的歌曲,孩子們必須多次請教耆老,更要懂得歌曲背後的傳說。同一首歌在部落耆老、長輩之間傳誦過,而來到現在這一代卻又有了全新的詮釋,同樣的歌在不同的年代都以不同的姿態輾轉出現,慶幸的是,至少歌曲留下來了、故事被記得了,那樣就好。而我們還會持續這樣敲敲打打得唱下去。

「學音樂的孩子不會變壞」這句話裡面包含太多了成見與偏見,於是在部落裡還有許多的孩子擁有其他的才藝,只因為沒有伸展的空間,以至於他們成為外人眼裡成天亂跑的野孩子。才到部落獨自生活四年的秀容姐,愛上了五峰的晴雨山水、更愛上了五峰單純的孩子,如今她已成為孩子口中的「故事媽媽」。她觀察到了部落其他孩子有志不得申的窘迫,便起了開辦劇團的念頭,至於那麼多的展演平台,為什麼獨選了戲劇呢?演一齣戲就是在詮釋自己的人生,而人生有各種可能,因此所有的才藝,無論是音樂、模仿,甚至到街舞、口技都可以在一齣戲裡各自伸展。

 

 

劇團的團長──曾志偉,其實也才從平地回到部落幾個月的時間而已,在這個幾個月的時間,用部落的母文化磨去自己「漢化過深」的稜角,他是他們這一代第一個回部落的青年,一開始他與族人之間相互有刻板印象,他看不起這邊的人、覺得他們只會做農;族人也認為他一定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才會回來。事實是,在部落真正會賺錢的也只有做農,因此在這裡隨著四季而耕種的人才是最值得尊敬的;而志偉一個單親爸爸實在無法照料好自己的孩子,只好把孩子到回山上,但是看著自己的雙親老了還要背著一個小孩澆菜卻又覺得愧疚,最後決定自己也搬回山上一家三代同住。幾個月的時間志偉認識了部落裡比自己更加年輕的下一代,也認為部落有了一個更多元的表演平台可以讓所有的孩子都能盡情發揮所長,因此便接下了團長的工作。

 

其實劇團正式成立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在未來他們將要多此與眾多來自不同族群的藝術家們共同討論、交流。這個劇團有個非常特別的理念,由於志偉本身一半是客家人一半是泰雅族,而在部落內客家人也不在少數(秀容姐本身即是客家人),因此他希望這個劇團本身就能作為一個族群融合的大平台,不只超越才藝、超越年齡世代,更要跨越族群之間的刻板印象與隔閡,找回彼此的傳統之餘,相互理解才能夠真正的融合、才能夠在現代有全新的詮釋方法。

 

清泉部落內,正有一群孩子準備以全新的方法說自己的故事,無論劇團或者是樂團,他們所做的事情都是在這個觀光客迅速湧入部落的時代,試圖留下傳統,讓外地人來到清泉除了看見了張學良的壯志與蒼涼、三毛的浪漫與寂寞之外,更看見了生活在當地的文化,而除了泰雅、賽夏文化之外,在這個充滿吊橋的部落裡,與外界有著更多的連結,更有了融合。

 

或許還是會有人對於這些孩子的創新感到擔憂,融合了是否變是失去了真正的傳統文化呢?雖然說融合本身即是再造,或許會有人對於這種非傳統母文化斥之以鼻,我想說的是,文化本身即是生活,它反映的是那個時代的「人與人」,它是有機的、會成長的,只要核心的價值仍被保留著,那麼它便有再創造、再複製的理由;而我們能做的或許只是記錄每一段的歷史,以文化之名膜拜並且記憶,最終我們仍是回歸自我本身,「過生活」,正如這一次的烤火論壇中,席上出現的一句話,「今日,及是文化」。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三 = 12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