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興村的由來

口述/劉信鳳
紀錄/陳珮淇

我今天要講的故事是福興村的由來,首先要介紹福興村的位置,東邊是尖石鄉、西邊是沙坑村,南邊是力行村、北邊是關西鎮。山多田少。從前舊名八十份馬福,日本時代八十份和馬福合稱「八十份保」,所謂保正就是現在人說的村長。當時的保正是溫安榮先生,民國三十四年光復後這裡就改叫福興村。

再來要說光復前的故事,一百六十年前這裡還是原住民的地方,先祖來台開墾時把原住民趕走,他們不服,時常回來殺害這些平民,那時有一位非常勇敢的古羅大人設立守望寮保衛村民安全,不幸的是後來守望寮被原住民放火燒掉,古羅大人也犧牲了生命,村民為永懷祂的忠義為公的事蹟特設風水靈位感念祭祀,祂非常靈驗,百姓如有身體不適,祂會託夢指點,尤其是小孩子的各種疑難雜症,只要求祂的平安符配戴在身上,一定有求必應也保安康。每年的八月初一,祂的信徒有數千人之多,當天是香火不斷的盛況。至於為何稱呼祂為古羅大人?那是因為當時的人不知道祂的姓名,所以就稱祂為古羅大人。二十年前福興村王村長發起原墓重新修葺,合併興建一座涼亭,現在已成為我們福興村遊勝的古蹟。

接著要說光復後農業時代的福興村,當時的工作主要是搬運木材,從八十份對山的大窩裡扛木材過來,一天要扛七趟,一趟扛兩百斤的工人所得還換不到現在的二十斤米,現在的二十斤米還不到五百塊。當時耕田、割稻的師傅才賺七斤米,一般的散工才賺五斤米,遇到放水淹田的時候,還有人被留下來幫忙拔草好換一口飯吃,當時的工人生活真的非常辛苦。

那時有一句話說:沒耕種娶不到老婆,我很幸運,當時我耕的是八十份對面鄭屋(鄭氏家族)的田,人家說:耕田耕園,整日不得閒,確實一點也沒錯,我耕的地屬山田,工多收成少,遇到颳風下雨的時候,別人是往裡跑我卻要往外跑。怎麼說呢?他們是要避雨,我是要去疏圳。再說下雨天也不能休息,要把稻穀脫殼(雨天稻穀濕度高會發霉,脫殼成米比較容易乾),所以說農人非常辛苦忙碌。

那時的環境非常簡陋,廁所只有兩塊木板,走動的時候常會夾傷人,說到這裡我想到從前有一首打油詩說:一枝竹子一節長,中間一顆糖,誰能猜中我請他嚐。這說的是什麼呢?其實是因為以前沒有衛生紙,大家都是用竹片來代替衛生紙的功能(稱為屎摒仔),講的就是那個。那麼艱苦的環境,我在那裏竟住了十八年。

三十八歲那年我搬來八十份,不知不覺我今年已經八十七歲了,感謝祖先及諸神保佑,也感謝鄉親的照顧,我才能有現在這樣的生活。

最後要說我童年時期最難忘的事,我有一位雙胞胎兄弟(當天有在場),我的爺爺非常疼愛我們這些孫子輩的,鄉里間都稱我爺爺為阿來伯,小時候大約七、八歲時我和雙胞胎弟弟總是跟著爺爺到處走、到處逛,像現在這種時間天氣那麼熱,爺爺總會帶我們去河邊玩水、教我們游泳。(因時間關係故事至此中斷)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五 = 9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