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福的故事

口述/翁正義
紀錄/陳珮淇

我的曾祖從龍潭一路開墾移居到八十份來,當初馬福那邊有很多原住民,原本的地名也不是叫馬福,而是叫「馬鶴」,那是原住民頭目的名字。後來經過口耳相傳改來改去這地名才變成「馬福」,實際上的正確名稱應該叫「馬鶴」。再後來原住民退到尖石,我曾祖他們才進到馬福去開墾,那個時期非常辛苦,叢林密布、雜草叢生,視線又差,當時有一個人非常有才華,他在山上工作的時候都會用歌聲和別人對話,有一次他唱:咿~老妹(妹妹之意,在此是稱呼年輕女生),他唱的是曲調高亢的老山歌,對面的女子聽到就回唱:阿哥(哥哥之意,在此是稱呼年輕男性),你要做麼个?(做什麼?什麼事?之意),他又唱:茶子~傳過來呦~(茶子=茶樹的種子,可榨油),兩個人就這樣認識了,後來他就娶了和他對唱的女子當老婆。這是我爺爺傳下來的故事,從這裡也可以知道客家山歌最早傳唱的就是老山歌,歌詞充滿人情味,曲調高亢,相距很遠也能聽到。

我的曾祖九十九歲的時候過世,當時我十一歲,小時候聽他說過很多故事。曾祖說以前馬福只有竹屋、茅屋沒有瓦屋,日據時代生活艱苦,邊說眼淚邊掉,我的曾祖母當時帶著四、五個小孩,日本兵很壞,來到馬福個個手拿火把到處放火燒屋,房舍都毀了,大家通通跑到深山避難,只有魏家的房子沒事,那家的阿婆年紀大不肯跟大家一起避難,她說自己已經夠老了不怕死,她要看著日本兵來,看他們想怎麼樣。日本兵走到老阿婆家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老人家視力不好,日本兵手中的火把太亮,阿婆舉手半遮在眼前,看起來就好像在對日本兵行軍禮一樣,日本兵看了很高興,覺得這老人家很有禮貌,於是就放過她。這是從前的傳說。

曾祖還說以前有很多野生的山豬群,大概一年或一陣子就會發瘟(瘟疫)一次,尤其比較大的豬很容易發瘟,牠們會集體跑下山來到溪邊,那時就有很多豬肉可以吃(撿病死豬),以前生活很苦,想吃豬肉就只能等豬發瘟的時候。

六十年代馬福有三個煤礦,從基隆、桃園、大溪等地來的工人很多,那時一般工月薪大約五十至六十塊,勤奮一點的有一百五十塊,所以那時的福興村可以說是經濟最繁榮的時期。老一輩建議要在這附近蓋一個分校,當時的學生有三百多人,沒想到現在沙坑剩沒幾個學生(沙坑國小目前僅約三十八名學生),時代在變遷,全都不一樣了。

爺爺說以前有一戶鍾姓人家是看牛的,鍾家兒子有一次要去南投埔里,兒子的老婆叫他要寫信回來,他說自己不識字不會寫,但這個老婆很有才華又讀過書,所以就教他用畫的。後來鍾家果然收到信但老人家看不懂,所以叫媳婦來解釋,媳婦看著老公畫的信就說:第一個圖是長江,意思是「爺娘想子長江水」(父母對孩子的思念如長江水),第二個圖是扁擔,意思是「子想爺娘擔竿長」(孩子對父母的思念如扁擔長),第三個圖是松樹和一隻烏龜,意思是重陽節快到了,重陽節時我會歸來(松的客語音同重陽節的重)。最後一個圖是位和尚,公公問媳婦:那又是什麼意思呢?媳婦說:這表示我們兩夫妻之間的事情你們不要插手不要管。這個故事讓我體會到老一輩人的有他們特殊的才華,也讓我感覺這六十年來的變化、變遷真的很大。

我小時候沒有電,記得以前還跑去看人家用水碓舂米(水力舂米機),水沖下來會「咚」一聲,小孩子覺得很有趣,時代一再變遷,現在到處是資訊、網路,我覺得現在的生活對我來說是心滿意足,畢竟大家的生活、經濟都那麼好,以前的人生活真的是很辛苦。

對於日據時代發生的事情我有一個感想,當時日本兵燒屋是要讓大家沒有反抗能力,我認為後來他們也受到報應。我看地理頻道講二次世界大戰的事情,日本最後不是因為兩顆原子彈投降,是因為每天晚上被榴彈燒村,燒死了幾萬人,我覺得這是一種報應,日據時期他們對我曾祖那一輩的人所做的事情,最後也發生在他們身上。我覺得現在大家的生活和樂融融真的非常好。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一 = 9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