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生命經驗

口述/李金龍
紀錄/陳珮淇

我記得大山背那邊有流傳說有女兒不要嫁到大山背,南昌不一樣,從前日據時代有原住民出草殺人,我住的地方附近有一尊土地公很靈驗,第一次原住民出草的時候被大蛇攔路所以只好回頭,第二次要殺李姓一家,他們出草那天晚上正好碰到因為下大雨而在李家借住的巡守隊(日據時代編制),巡守隊開槍趕跑出草的原住民,他們有人中槍只好揹著受傷的人趕快要回去,結果南昌人很團結反過來制伏他們。後來原住民就不再到南昌來出草。

我當兵的軍種是俗稱「水鬼」的蛙人隊,現在當兵很輕鬆,沒有人像我那時那麼辛苦,我被調到東沙群島當三年兵,回來後整個人的精神就和從前不一樣了,我退伍的時候還是管制人口,每個禮拜要去刑事局報到,成家立業後才解除管制。

現在當兵有規定氣溫幾度就不能出操,我以前在東沙群島的時候腳踩在沙地上燙得要命,當時的班長是女生,她叫我們臥倒肚皮要黏到沙,翻過來以後要曬到沙乾了自動掉下來才可以。現在時代不同對當兵出操有不一樣的規定,以前是蔣介石時代。

有人可能會覺得我在吹牛,我再說一下以前當兵的訓練,六個人一組一起進廁所把蓋子掀開來,女班長站在旁邊把六顆大鋼珠丟進去,只要找到珠子交給班長就及格,找不到的人就一輪一輪重來直到找到為止。

游泳訓練八小時沒有踏到陸地,中午的時候在海上吃飯要小心不能打翻,不然回營區不只會被處罰還要關禁閉,那時的訓練就是這麼嚴格,現在沒幾個人可以承受。

我退伍後進入林班伐木,相關的技術我是跟日本人學的,不是想像中拿一隻鋸子走到樹林裡說鋸就鋸那麼簡單,凡事都要照規矩來,俗話說「還沒砍樹就要先決定跑路」(砍樹前要先設定逃生路線),樹頭附近的雜草藤蔓要先清除,如果沒有清除一遇到緊急事故就跑不了。

日本人還教我要怎麼估計鋸樹時的箭頭西瓜剖片(切面缺口)要取多大,比方說四尺面寬(樹圍四尺)的樹至少要取一尺半高(切口),還要會看哪個方向的樹枝比較重(樹枝多或茂密則較重),如果是左邊的樹枝比較重那箭頭就要做左邊,樹才會聽話的往我們要的方向倒。

這幾年我專門在幫大家處理一些疑難雜症,前幾天上面那邊有人找我去看他家後面一棵樹,怪手吊車都去不了要怎麼處理?我說只要肯花錢就能處理。對方說真奇怪樹怎麼會聽你的話?找來的每個人看到都怕,說樹要是倒下來所有東西都會毀掉。我覺得這就是活到老學到老,人不要怕吃苦,能吃苦才能學到東西,不然整天遊手好閒什麼也不會就不像在過日子。

現在說回到大山背的順口溜,以前大家都說有女兒不要嫁到大山背,否則是吃番薯配豬菜(番薯葉),上坡頂到嘴,下坡石頭打到背,雨天披起蓑衣趕著割田萊(田間雜草)。現在上大山背那條路以前不通,從谷底這邊上去的坡很陡,陡到整個人都快貼在坡路上了,當然嘴也幾乎要碰到,下坡的時候走在後面的人如果不小心踢到碎石子讓石頭往前滾一定就會打在前面那個人的背上,所以說以前的人經歷過非常辛苦的生活,現在人完全不知道那種滋味,反過來看現在的地瓜比米還貴,可是我們以前卻是吃地瓜吃到怕,年輕一輩的人都不願意耕種,時代的斷層差距太多。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七 − 4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