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時窮苦生活

口述/曾勝淇
紀錄/陳珮淇

從小在我印象中我們這邊鄉下的生活很窮苦,讀小學的時候很多人都沒有鞋子可以穿,我們家的經濟狀況是比一般家庭有稍微好一點,印象中我也不太捨得穿鞋子,還把兩隻鞋子的鞋帶兩頭綁起來掛在脖子上,為什麼捨不得穿?因為好不容易父母親幫我買一雙鞋子,如果常常穿著走路跑步鞋子容易壞,下一次買鞋要等到明年過年的時候,所以鞋子不能天天穿,我印象中是這樣子。鄉下這邊大家都務農,我家種了四、五甲的田和五、六甲的茶園,早期這邊的地都是非常漂亮的梯田,陵地就是茶園,也是很漂亮。早期南昌這邊都是務農維生,第一個是種稻再來就是種茶葉。我記得小時候家裡種稻也種茶,田裡面的工作結束以後馬上就是要做茶園的事情,茶園的工作也是很多,印象中家裡當時也請了差不多二十個外地來的採茶工,住在我們家裡,一年四季的茶都採完以後他們才回去,記得那時候這條路還沒有開(拓寬)還很小,茶採來以後都是人力挑來橋頭這邊賣給收茶葉的廠商。

家裡的工作實在是太多了,還有養兩條牛,山上的工作又很多,禮拜一到禮拜六要讀書的時候(上學日)就很高興,因為去學校就不用工作,可是假日工作很多做到會怕,平常下課的時候不要直接回家.我們常常在這附近玩水抓魚,為什麼不回家?因為回家就要工作,可是不能超過時間不回去,因為超過時間還不回去就是你皮癢了,家裡兩頭牛明天要吃的草就是你要負責,太晚回去就會被罵。

在地人都知道我七歲的時候我父親才三十三歲就去世了,所以我從小就是跟著叔叔還有祖父,工作就是要接下去做,再怎麼晚回去明天牛要吃的草還是要割好,我記得夏天的時候做到晚上七點半天就開始有點黑了,即使暗到快沒有光了也要把草割好才能回去。

牛吃的草就長在梯田的田埂上,有的是到山上去割芒草給牛吃,我印象中是這樣。

我記得妹妹比我早一年結婚,當時這條路正在拓寬,有一件事講起來滿好笑的,我妹妹結婚那天是坐轎子,半路轎子上不去就用車子載,所以只有一截是坐轎,大概是民國七十、七十一年的時候還有請人家抬轎,大家知道我們這上面也有人是做轎夫的,當時就請人家抬轎到我們上面那邊的老家去。所以坐一段轎子上不去就改用車載,結果那天好像剛好下雨,車子上不去還卡住不能走,怪手正好在橋那邊開路,所以就請怪手來幫忙拉車子,還滿好笑的。

大家都說南昌村好山好水,我也這樣覺得,幸運的是南昌到現在還沒有大肆開發,所以才可以保持原來的樣子,還有就是在地的居民都很老實,大家都相處得很好。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五 + = 13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