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人的甘苦談

口述/李金蘭
紀錄/黃多加

打從娘胎出生,父親見我常常流鼻涕,所以取了個綽號「流鼻麻」,(客語稱女生為「麻」)。小時後在錦山的生活除了作農家事務,養雞鋤草,挑豬屎澆菜園,有時還得山上扛木材到山下變賣,直到20出頭嫁人。

幸福的婚姻很短暫,連續生下三個孩子之後,家中經濟拮据,為了生活,先生原本在採礦場工作,轉行作水泥工。而我每天也不得悠閒,做不完的農事讓我無暇照顧小孩,往往工作回到家,三個小孩己在地上躺平了。

然而,日子一天天過,天公並沒有疼老實人,先生在蓋房子的三樓工地發生意外,摔傷身體也斷了家中所有經濟來源,怎麼辦好呢?生活要如何繼續呢?錦山的夜空下,吹來陣陣涼風,我想到自己可以賣土雞蛋維生,既然老天爺給我的環境那麼困難,卻也打不倒我的生存志氣,因此,我用堅強的笑容經營自己的店,打出只要是錦山在地人都知道「流鼻麻賣的土雞蛋最大粒」的響亮名號。

【鍋蓋要蓋緊,不然就飛走了】回首三年前,先生罹癌,到處跑醫院找名醫治療,從臺大醫院轉到和信醫院,所有標靶、化療、電燒…等等。仍然離開我這位流鼻麻去當仙人。曾經我足不出門,說是為了等著採收竹筍,竹筍長不外出;竹筍短也不外出,其實是內心煎熬是孤單失了老伴。所幸,社區羅仕琦里長和鄰居都很關心我剛喪偶的心情,常常邀我跟社區一起出門參加活動和旅行。

現在的我,雖然一個人生活,看見女兒嫁的不錯,兒子也傳承先生蓋房子的功夫,我擦拭著我的眼淚是感動的,因為我的人生就像倒吃甘蔗,一生的甘苦是甘願作,沒有人強迫,甘願的人守住鍋蓋,留住老來年的幸福。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四 = 0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