種香茅(樟腦)的故事

口述/林煥順
紀錄/陳珮淇

從前芎林這裡的發展是從祺業先生(林祺業鄉長)開始的,這裡甘蔗種了大約二十四、五年,新竹的蔗部成立後就正式做起來了。當時不是大家一起種甘蔗,而是輪著種,從牛埔、平頂埔、赤路崎、二重埔一路種過來,芎林這邊是從斗崙種著上,斬蔗(收割)的時候很累,我們家會用三輪車幫忙載運,從我爸爸開始.接著是我做。蔗部的位置是在新竹東門市場附近的天橋下進去。

鐵路開到五座屋那邊做蔗埕,還有一個蔗埕在東海那邊的土地公廟附近。收蔗從遠的地方開始,一路收著回來,路線要看阿田哥的地圖。

我們芎林這邊都是山面種甘蔗,從東海那邊開始大家輪著種,二輪頭可以留(第二年的種頭),第三年就要犁掉重種,廢棄的甘蔗頭要敲碎拿來當燃料,田重新耕種,農民耕田真的會做到哭,我最怕挲草(雙膝跪在田中用手搓揉除草),膝蓋血跡斑斑,甘蔗頭的筋很扎人,晚上洗完澡兩個膝蓋抽痛發腫。幸好十幾年後蔗部拆掉了,我終於出頭天了(指不用耕種及採收甘蔗)。

後來祺業先生改種香茅也叫我們大家跟著種,香茅收成後要挑到這裡(集會所旁邊)由我和另一位詹先生負責蒸餾,除了利用這邊的山溝泉水蒸餾香茅、樟樹葉,大家會滿山遍野去採,香樟不能用,要採臭樟的葉子,蒸餾來的精油賣給廠商做殺蟲劑。

日後祺業先生選上鄉長也在任好多年,後來他還賣掉自己的產業去買內灣那邊的山地,因為那些山地的所有人繳不起稅賦,鄉公所沒錢可收,於是祺業先生就賣自己的地去買山地,把那些山地當作鄉公所的產業,鄉有土地就是祺業先生買的,這件事情你們大家知道嗎?(主講人詢問在場聽眾)一共有四、五十甲,這都是千真萬確的事情。

以前大華、埤塘窩、打磚窩一帶全都種香茅,當時我都有去收割回來蒸餾。

後來香茅產業沒落後,棋業先生也不做了,我們就離開,我改去茶廠做茶。以前芎林這邊有三個茶工廠,我一個人要忙三個工廠的事,一個工廠每日的產出大約五百斤,從開始到結束(茶葉進入機器製程)十五分鐘就要完成,那時有很多工人在做。芎林這邊忙完還要去錦山的茶工廠,那邊的產出是這裡的兩倍。以前就聽說錦山茶場從來不送茶給員工,可是工作結束後錦山茶場的老闆卻送茶葉給我們,我覺得很奇怪所以就問老闆怎麼這麼好?老闆說我們這群人很認真,做出來的茶葉品質很好,拿去比賽得到冠軍可以多賣很多錢,所以才會送茶給我們做獎勵。我們這群人一共十幾個,錦山的老闆送我們每人十斤茶。

錦山茶場後來分家,老大得茶廠,小兒子得到煤礦場。茶工廠的工作結束後,我們被小老闆(小兒子)叫去,他發給我們一人一頂帽子(礦工帽)和掛在腰間的燈具,要我們跟他一起去礦場工作。走不到三十丈遠,頭就撞了好幾下,我就退到外面並跟老闆辭工,於是老闆說不然你幫我燒炭(把煤炭燒成焦炭)好了,結果老闆覺得我做得不錯,我每天領到的工錢平均都會比別人多二十幾塊。那時一起去工作的人有十幾個,只有我一個人是上等工(績效),其他人不服跑去跟老闆吵,老闆告訴他們因為我的工作和他們不一樣,而且我甚麼都會也都敢做,還很容易使喚,其他人沒話講,只好說一些自己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之類的話。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三 = 5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