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坑的故事補充

口述/李昇亮
紀錄/陳珮淇

王爺坑的由來我想補充部分。

以前我的曾祖說過當時原住民都會四處出草,從鬼母壢一帶翻越過來,聽說以前五龍的水龍是從秀湖那邊的王爺廟(三山國王廟)出去再游到這裡來,以前王爺坑這裡有很好的水源,連外面石壁潭那一帶的人都引用這裡的水,後來那邊造了水圳,原住民就時常沿著水圳出沒獵人頭,結果外面那邊沒有人敢到圳頭巡水(查看水量及水質有無問題),當時只有住在石壁潭的一位陳老伯敢巡水,為什麼呢?原來他從前在大陸是當官的,有一件官服,他只要穿著那件衣服,原住民就沒辦法靠近他,感覺頭痛欲裂,原住民要想辦法克服這件事,結果輾轉找到他的住處以後就把他的衣服偷來燒掉,衣服被燒掉以後,陳老伯也沒辦法治原住民了。

後來原住民又聽說王爺廟的王爺很靈通,原本王爺廟就在外面石壁潭那裏,他們偷了王爺神像後揹著往裡走,走到鬼母壢那一帶要往山上逃的時候突然覺得肚子痛走不動,沒辦法之下只好丟了神像跑走。日後王爺神像被附近居民找到後,大家就叫這裡「王爺坑」了。後來政府說這個地名不好聽,所以就把王爺坑改叫永興村,這就是本地地名的由來。

早期這裡的產業是種茶,滿山遍野都是茶樹,茶農都在深山工作,採到的茶一擔擔由山上挑下來,家人則是挑著飯菜送上去。後來這裡慢慢發達才開闢了農田開始耕種,以前這裡水源很充足,後來木材很好賣,所以砍了很多樹燒炭(木炭)賣,水源就愈來愈少,也就無法耕種,

初期種茶有幾年非常好,對這裡有相當大的幫助,春茶季節從外面請來採茶的工人差不多一人要帶十幾個(一個茶農要請十幾個工人),不是一個人請而已,整個坑內的人都要請這麼多工人。

以前茶葉一擔擔挑下來,這坑裡的路大部分都只有近「一尋」寬(一尋=兩臂張開的長度),後來因為貨物多進出不方便才慢慢把路開到三輪車能通行的程度,但這裡上坡路很多騎不上,所以就養牛利用牛拖運,茶袋出用三輪車載,進用牛拖。最遠的運送距離是到陳窩尾湯屋(湯姓家族)那邊去,那個(茶)工廠是個大陡坡,推都推不上去,這裡(四鄰土地公)上去又有一個工廠,關西那邊的茶葉都送到這裡,但也是陡坡難行,直到茶葉放到快變紅了才勉強撐著爬上去,他們笑說:冤枉啊,來到你們這裡要賣一擔茶像是要上閻王殿一樣。(比喻窒礙難行)

後來茶業漸漸沒落,茶園裡因為不生草只長相思樹,所以就種相思樹再砍來燒炭賣錢,過後又種了些茶,那幾年的茶業又相當好,但人很貪心,茶好賣人心開始不足,採嫩桑葉揉製後偽裝成茶葉來賣,在那之後茶業又是怎麼被做壞?原本外銷狀況很好的,我覺得人都是自己害自己,好好的事情不做,老是走旁門左道。我確知的是有人在茶葉裡面摻糯米粉,說是這樣秤起來比較重,外觀也比較漂亮、比較Q,但事情壞了,載到國外去竟生蟲了,結果沒錢可收,結果就歇業倒閉了。茶葉賣不出去以後就換種橘子,最初因為原本的土地沒種過橘子,所以剛種的時候收成非常好,那時大卡車一天要來七台,整個坑裡四處繞行採橘子、載橘子,一個晚上七部車載不完還要再催車進來。俗話說好景不常,人生就是這樣,幾年的好光景過後,環境開始變化,缺水,滿山的橘子樹開始枯萎,橘子樹多,害蟲也跟著來了,俗稱「山牛牿」的天牛鑽到橘子樹裡產卵,繁殖得愈來愈多,那時沒有什麼藥可以防治,幾年後被天牛破壞過的橘子樹只是伸手稍微扶一下就整棵倒了(橘園大多位於陡峭山坡地,農人習慣扶著橘樹行進),又過幾年發現有防治天牛的農藥可以用,效果很好,只要噴過就不會有天牛產卵,一段時間後政府說不可以再用那麼毒的農藥,天牛又沒辦法處理了,沒多久橘子樹都被天牛蛀光了,橘子的產量剩不到十分之一,橘子園就漸漸荒廢了。後面(年輕)的人沒有工作可以做,全部開始搬遷外移,剩下一些能力比較不好、去外面沒辦法謀生的人沒有離開,現在家家戶戶都有年輕一輩的人在外面領薪水(當上班族之意),最後只剩我們這些老班(老一輩的人)。

現在這裡沒有條件可以燒炭賣錢,所以變成要想辦法維持這裡的生活,很多在外面賺了錢的外地人看中這裡的好環境,於是大量買地蓋屋,變成外地人佔了大部分,原本在地的人家剩沒幾戶。

在地人要負擔道路修繕等等公共區域很困難,希望政府能夠協助。

我拉拉雜雜的講,大抵年紀比較大的人應該都知道我說的事,年輕的可能就比較不知道。

Submit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八 × 5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